目前日期文章:200510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一切都是從一場誤會開始,房東太太Ammy知道我想認識美國人練習講話,所以她也絞盡腦汁要介紹白人客人給我認識,我在她店裡認識裡幾個白人老先生,偶爾見面會打個招呼,但沒有聊很多,某天Ammy突然跟我說,她的朋友Joe想騎機車帶我出去玩,我一開始以為是她的客人一個白髮老先生,我還想說這老先生真時髦,我對老人沒戒心,隨口就說好,結果沒想到Ammy說的Joe是某天在店裡跟我擦肩而過,匆匆打個招呼而已的建築工人,我有點遲疑,因為不認識,Ammy 跟我打包票說他人很老實,是她的好朋友,我才勉強答應,但又很忐忑。

 

我答應之後,Ammy帶我去Joe家拜訪,Joe就住在她店旁邊,車庫一開,我傻了,兩台凱迪拉克的古董車,一台嶄新的哈雷機車,哈雷,天阿,我作夢都沒想到,美國工人薪水很高,這位先生把所有的錢都拿來買古董車了,Joe笑嘻嘻的說他會幫我準備好皮衣跟安全帽,星期天一早就來接我,可是他怎樣也講不清楚星期天要幹麻,只說要去見另外一些人,後來Ammy告訴我說,Joe腦筋不好,很老實又很遲鈍,所以常常搞不清楚狀況,所以也沒女孩子要理他,我想也是,他長得很像電影裡義大利裔黑手黨的小嘍囉,講話不太清楚,一聽到我答應要跟他出去,他笑得眼睛都瞇起來,講話也結巴了...果真不太有女孩子緣的樣子。

 

接下來才真的像作夢一樣,Joe沒搞清楚的活動,去見另外一些人,並不只是一些人,是舊金山T.A.哈雷車隊,我真不敢相信,我居然參加了舊金山一年一度的古董機會聚會.

 

星期天早上9:00Joe準時來接我,穿上皮衣帶上安全帽,他開玩笑說我已經變成加州女騎士了,我們先跟他的朋友RayGina碰面,Joe騎的是全新的哈雷機車,Ray騎了一輛1950年出產的老哈雷,兩輛車並排騎在街上,已經很引人注目,到那時為止我還以為只是他們幾個有機車的朋友要碰面,結果一騎到集合的咖啡店外面,我的天阿,接近200輛各式各樣的機車聚集在一起,古董機車為主,其他就是各式各樣的哈雷機車,重型機車,還摻雜幾輛Yamaha的小綿羊,幾台偉士牌,大部分騎士都是皮衣重金屬裝,男女都有,我看得下巴都要掉下來了,沒有一個東方臉孔,週遭的遊客跟行人拼命拿相機在拍這難得一見的畫面,厚重的引擎聲音此起彼落,我這才知道我參加了一場非比尋常的聚會.

 

10點左右,龐大的車隊開始朝第一個定點出發,因為數量太多,所以分成好多批出發,舊金山市中心的街道整個被車隊佔領,引擎聲響徹雲霄,不論開車還是走路的人全部都被吸引,我坐在Joe後座,想著我以前也是用那樣充滿羨慕跟好奇的眼光看著哈雷騎士,現在我穿著皮衣成了注目的焦點之一,有些東方老先生老太太還用匪夷所思的眼神看著我,搞的我覺得很好笑,不過行人的各種反應很好玩,有人微笑有人皺眉有人竊竊私語有人大聲跟騎士打招呼,沿路觀察覺得超有趣。

 

車隊離開市中心,速度加快,車隊開始分散,我開始專心欣賞騎在我們附近的車子,每一輛造型都超炫,騎士們騎過我旁邊都會微笑打招呼,另外我也注意到騎士們獨特的打招呼、轉彎用、警告等等用的手勢,非常有趣,機車騎士有自己的規則系統跟語言,跟台灣亂竄的機車大隊不一樣,他們有禮貌而且相當注意安全,不過大概是因為古董車的關係,很多車到一半就拋錨了,沿路看到不少努力在發動車子的騎士。

 

騎了約40分鐘,到了舊金山近郊聖布魯諾的山上,騎士們把車子一輛一輛停整齊,開始欣賞別人的車子,互相交流經驗跟意見,我真是大開眼界,很多是全家大小出動,有的車裝有側邊的連結車(Side- Car),專門載小朋友,有的車畫了美麗的圖案,有的一看就知道是珍貴的古董車,教Joe騎機車的師父Dennnis跟他14歲的兒子,跑來打招呼,我跟Danny說我在台灣只騎過小綿羊(他們叫做Scooter),他果真是專家,開始跟我介紹各個年代的古董車跟車子的特色,很多專有名詞我聽不懂,只好嘗試辨認車子的各種不同部位,一趟看下來真的是大呼過癮,我雖然不懂機車,但可以感受到這些人對機車的熱愛跟熱情,看到別人的機車獨特精緻的地方,會毫不吝嗇的給予讚美,當自己的車子被讚美,也會絲毫不保留的說明拼裝或改造的過程,我想這也代表了某部分的美式生活,除了工作之外,熱愛某種事物投入全部的心力與精神,盡情享受,很令人羨慕。

 

交流大約一小時之後,車隊又朝著下一個定點出發,騎回舊金山的途中,正巧遇到Nike舉辦的為乳癌而跑的女子馬拉松比賽,沿路看到好多的選手跟加油隊伍,除了播放熱鬧的音樂為選手加油,還有大型布偶搖旗吶喊,有幾個選手看著車隊經過,開心的搖手打招呼,有個長髮漂亮的女選手拋了個飛吻給我,真可愛,騎了約40分鐘回到舊金山著名的風景點雙峰( Twin Peek),這個山峰可以一覽舊金山全景,一輛一輛的巴士載來大批遊客,這些遊客在巴士上就拼命拿相機拍車隊,一下車連風景都沒看,就被吸引到車隊旁邊欣賞車子,小小的風景點被擠得水洩不通。

 

大約半小時之後,車隊慢慢解散了,JoeDannis父子帶我去吃好吃的義大利餐廳,我的機車之旅到此告一段落。

 

 

tina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Pearl媽很愛打高爾夫,在台灣每星期都要去打一次,美國的高爾球場又大又漂亮而且不貴,Pearl家旁邊就有一個San Jose Municipal Golf CoursePearl媽當然不肯放過這種機會,我從來沒有去過高爾夫球場,就當了跟屁蟲去開開眼界。

 

Municipal不用會員制,非假日打一場球收費是33美元,假日47美元,這樣到底便宜還是貴我也不知道,有打高爾夫的人可以比較一下,而且62歲以上老人早上九點前進場只收20元,大概因為對老人特別優惠,球場裡有許多年紀較大的老人家。

 

一早起來San Jose的氣溫還很低,但陽光曬著很舒適一點都不冷,我和Pearl不打球,就陪著走完18洞,順便充當球童跟翻譯,聽說在台灣陪打的人進場要收費,在美國倒是不用,Pearl媽這場球跟了三個老外一組,都是男的,兩個愛搞笑約50來歲的白人,一個有禮貌的拉丁裔年輕人,三個人打球速度都很快,搞得Pearl媽很緊張怕追不上,一直嫌棄我跟Pearl這兩個球童速度太慢不夠專業,最後寧願自己拉球杆好追上其他人的進度。

 

天空是透明的藍色,綠色的球場好大好漂亮,到處是又高又美麗的大樹,有一整群的鴨子從池塘走到草坪上曬太陽,目中無人的走來走去,我一直納悶著,這些鴨不怕被球K到嗎?雖然機率不大,但我覺得一定有鴨被K過,因為鴨的數量也未免太多,草地上還有很多松鼠跑來跑去,到處找果子或草吃,模樣很可愛.我們慢慢跟著走,一邊欣賞美景一邊看著四人打球。

 

Pearl會打高爾夫只是不愛打,而我則是對高爾夫一竅不通,一點規矩都不懂,沿路就亂問一通,像是要幾人一組打球,誰先打誰後打,什麼是標準杆,男女發球位置,上果嶺的規矩等等,有了簡單的常識之後,這才知道為什麼有這麼多人對小白球這麼著迷,這真的是蠻優雅的運動,充滿君子之爭的況味,也才知道為什麼打高爾夫是非常好的social場合,四個人一組走完18洞,很難不產生互動建立感情吧。

 

相對於有禮貌但沉默寡言的拉丁裔年輕人,兩個老白人話就很多,沿路跟我們哈拉亂聊,其中一個比較活潑的老男人,對於Pearl媽有兩個隨行的球童這件事顯得非常不以為然,因為美國人打球都自己扛球杆,很少有球童,所以他一逮到機會就開玩笑的說:你老闆(Pearl)付你多少錢?要不就叫我們去整理沙坑,等我跟Pearl認真的要跑過去,他就又把耙子搶回去自己整理,美國人很有趣,老了還是很愛鬧。

 

老男人開玩笑歸開玩笑,一拿起球杆就很認真,Pearl媽上了果嶺推杆不太容易進洞,老男人當場糾正她的姿勢,後面幾洞果然就順多了,後來才知道原來老男人是史丹佛大學高爾夫俱樂部的推杆教練,趁休假來打整場球,也順便幫Pearl媽上了一課。

 

走到第九洞我已經累了,開始啃背包裡的月餅跟糖果,很想在草地上躺下來睡覺但不行,躺下來會被球K到,被K到會死翹翹,而且San Jose中午的太陽開始發威,我和Pearl拼命躲到樹蔭底下,脫了外套還是一直流汗,陽光強到眼睛無法張開,老男人開始嘲笑小女生體力真差,我們自己也覺得好笑,打球的人都沒說累,反而是陪打的人先陣亡。

 

終於打完十八洞,對著日正當中的艷陽,我又累又餓,祇不過走路而已怎麼這麼累阿,老男人過來給我一個擁抱,說我是Good Girl,感覺好像在稱讚小狗,大家握手、擁抱互相道別之後,和PearlPearl媽去中國餐廳吃飯,吃完我又陷入彌留狀態,一回到家下午一點,立刻陷入深深的睡眠中,一覺醒來已經是晚上八點。

 

我又調回台灣的時差了,馬的。

tina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開車前往舊金山找房子那天正好是周六,在路上Pearl接到張太太的電話,邀她去家裡吃晚飯打牌,Pearl很猶豫,一方面她不喜歡這樣的社交場合,一方面她也不太會打牌,考慮了一下,因為Pearl媽難得來美國一趟,她還是決定帶我們去見識一下舊金山有錢華人的生活世界,邀請她的主人張先生剛選上國民黨中央委員,是Pearl的採訪對象,早年到舊金山藉著炒房地產而致富,現在的事業版圖除了舊金山之外,還延伸到東京、漢城、台北、上海、北京繼續炒地皮,有錢的程度不難想像。

 

傍晚六點多開進豪宅社區,延伸的道路遠方就是映著夕陽的海.兩旁是獨棟的大房子,景色極佳,張太太家對面的那一戶中南美洲人家正在開派對,從庭院傳出小朋友的尖叫笑聲跟熱鬧的音樂舞曲。

 

Pearl的白色喜美開進張太太家的停車場,已經有一輛賓士500Lexus停在裡面了,我們三個為了找房子都穿得非常隨便,PearlPearl媽都穿運動衣跟拖鞋,我穿了一件粉紅色米老鼠頭的長袖T恤跟牛仔褲,早上沒力氣整理的頭髮亂翹一通,連口紅都沒擦,看起來跟遊民差不多,本來有點介意,想了想後其實也無所謂,我在這裡是nobody,何必在乎豪宅主人怎麼看待我。

 

一踏進庭院就是兩大缸鯉魚池,Pearl說光是這兩缸每個月的水費就要美金$1000,大門一開,因為Pearl都是星島日報的資深記者,張先生張太太還有張少爺都出來迎接.一進客廳我就倒抽一口氣,簡直就是美國電影暴發戶家庭的場景,到處金碧輝煌不用說,牆上掛了一顆麋鹿頭的標本,地上舖著連著頭的豹皮地毯(嘴巴張大露出牙齒那種豹頭,我的媽,居然真的有這種東西),一米高的超大中國花瓶裡插滿孔雀羽毛,走進飯廳,牆上掛著牡丹花開的水墨畫,中式的餐桌鑲嵌華麗的玳瑁,金光閃閃,閃到我眼睛都快張不開了.飯廳的落地窗戶看出去,樓下還有一個超大的庭院,我沒力氣去細看,時差太嚴重,一整天下來我一直在暈眩當中,走路都覺得路是傾斜的。

 

餐桌上已經有兩對夫婦坐好在等我們了,應該是賓士跟Lexus的主人,都是張先生的牌搭子,一看就知道都是有錢有閒的人,大家坐定之後,Pearl介紹我跟Pearl媽給其他人認識,Pearl說我來唸語言學校,其中一位客人興沖沖的問我念哪一所,我說City College,她說喔,City college阿,眼睛微微瞇了起來,然後就轉頭繼續跟上別人的話題。

 

那句"喔,City College裡面有某種意涵,這種微妙的反應,我突然意識到一些奇怪的氣氛,但猜不出來怎麼回事,只好乖乖低頭吃飯喝著金色酒杯裡的紅酒,一點都沒有食慾,怎麼到了這麼遠的地方還是不小心又參加了跟陌生人的應酬,真討厭。

 

餐桌上大部分是台灣人,兩個上海人,張少爺是ABC,我安靜的聽餐桌上的話題,從陳水扁、馬英九的笑話,延伸到張先生的委員競選,又到了中國大陸各地旅遊的經驗,最後到了誰家孩子上了史丹佛,誰家讀了柏克萊大學等等等,我這才恍然大悟,City College是登不上檯面的學校,何況我又是申請語言學校,女客人的"喔"意思,延伸翻譯就是"喔,居然去唸City College那麼遜的學校阿,應該也是不值得交談的人吧",我在一瞬間千軍萬馬的感受到海外有錢華人世界的勢利與傲慢,還好他們的冷淡放在我身上起不了什麼作用,我本來就想來這裡當nobody,那種傲慢在我眼中看來反而變成自以為是的笑話,大人物我見多了,只是多幾個臭錢就勢力眼,這種人也太自不量力的吧。

 

吃完飯一群人走到地下室的超大的娛樂室去,吧臺上有放好的點心跟水果,旁邊有60吋的液晶電視,卡拉OK設備,兩個牌桌已經準備好了,牆上還用紅紙貼著感恩聯歡晚會幾個字,應該是張先生當選時在這裡辦過晚會吧,PearlPearl媽分別坐進牌桌打牌,我不會打麻將,張少爺可開心了,直說太好了有人陪他一起唱男女對唱的情歌,媽的我真的累到快瘋掉,聲音一點都出不來,唱歌根本就像雞叫,拿了歌本,最新的歌大概是梁詠琪的短髮跟張惠妹的聽海,而且播放的設備是好大一張雷射唱盤,換一首歌就要換一片唱盤,我懶得點歌就跟張少爺說你就點男女對唱的歌吧我全部奉陪,流言、明明白白我的心、廣島之戀、選擇,我陪著張少爺把大家可以想到的10年以前的對唱情歌全部唱完,整個人都快虛脫,一直唱到沒聲音了,才停止了雞叫的可怕演唱會。

 

張少爺非常貼心的送上果汁,開始跟我東扯西扯他在東京、漢城、上海的事業,從大亞洲區的經濟狀況聊到韓劇,再聊到日本男人跟韓國男人的好色,我眼睛都快睜不開了還能跟他瞎扯,我真是太佩服我自己了,聊天當中我不時感受到從牌桌上射來冷冷的眼光,張太太就坐在我斜對面,一抬頭就會緊緊盯著我跟他兒子的互動,她心裡大概在想說你這個拉蹋又沒地位的小女生離我兒子遠一點吧,我心理覺得好笑,這些人心理就只會盤算著所謂的門當戶對,我實在厭倦這些有的沒有的價值觀,也懶得跟這些人打交道,反正我是nobody,以後不會再出現,張太太你就安心的打牌吧。

                       

聊到一半來了一位據說是美容專家的女人,臉上的妝卻化得很可怕,她一聽我在台灣做公關,立刻就黏著我問東問西,說可不可以幫他在台灣做一些宣傳,她開使列舉她在大陸的演講經歷,在美國做的色彩研究等等,我一聽更是無力,我來到了舊金山,還是脫離不了公關產業的荼毒,大家把你當神一樣,以為做個活動或宣傳就可以聲名大噪,我敷衍了幾句收下她名片時,張少爺的另一個朋友來了,又遞過來一張名片,上面寫著史丹佛大學法學博士候選人、北加州台大校友會會長等等一堆的頭銜,我懶得看完就收進口袋裡,我的腦袋因為時差變成醬糊,這些奇怪的人讓我頭更痛了。

 

接下來我幾乎是在彌留狀態中陪兩位公子玩大老二,我根本沒用腦袋的亂玩,沒想到史丹佛博士卻輸的慘兮兮,張少爺贏了一直興奮的大笑,我分數在中間,太累了所以臉僵掉了,笑不太出來.只能不停的偷偷看錶,不知道何時能脫身。

 

好不容易挨到PearlPearl媽從牌桌上起身,已經將近午夜一點,結果兩人居然都贏了錢,張先生苦著一張臉笑說阿真是不能小看祖國來的客人,客人們互相告別,走出門外,氣溫好低,我縮著脖子鑽進車子裡,還是一直發抖,短短幾分鐘腳就凍僵了,這時才感受到舊金山日夜溫差的威力。

 

San Jose的路上,突然有很多感概,這群人在西方世界落地生根,然而還是繼續結集成龐大的華人社群,尋求與自己家鄉類似相同的事物來填補空洞,吃著中國菜,週末邀集牌搭子打麻將,唱卡拉OK,除了拼命賺錢之外還得結黨結社,拼命在華人的組織裏要贏得名聲或地位,然後繼續談論遠方祖國的新聞或笑話,我在他們的談話裡一直感受到他們想要尋求的歸屬感與認同,不論來自中國大陸或台灣,然而不論怎麼努力還是輕飄飄的落不到地面的感覺,因為他們畢竟不是真的美國人,而離開家鄉也太久太遠了,即使有很多的錢可以揮霍跟享受,日後她們的子孫一代一代在這個土地成長後,會慢慢稀釋掉種族的認同,然後從華人的血脈中漸漸消失,那是必然的,我能預見的未來景象。

 

Somebodynobody,都不重要了,時間過去,都還是要埋進土裡腐爛的,所謂名利也會漸漸消失,人,還是謙虛一點比較好吧。

tina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很乾淨的機場,海關極有效率,對遊客很友善,面試我的官員是一個華裔帥哥,問了我來舊金山的目的,我說來學英文,他就用ABC腔的中文教我印指紋,照相,很快速的過了關.連海關都跟我講中文,這是怎麼一回事?

 

進了接機大廳,第一個印象是東方人真多,天阿真是多到不知如何形容,到處都可以聽到有人中文、台灣話、廣東話交談,這是美國嗎?怎麼好像沒有離開台灣的感覺.跟同學Pearl約好來接機的時間是9:00,還有一個多小時,我拖著大行李開始在大廳亂晃,沒什麼特別的地方好逛,行李又重,我只好開始研究怎麼打公共電話,很有趣,這邊是播電話號碼後對方會告訴你要投多少錢,先打回台灣報平安,妹接的,1塊錢很快就沒了,所以只簡單說一切順利,打給LA 的婷要5毛錢,手機不通,改打在紐約的咪也是5毛錢,通了,吱吱喳喳講了一會,我零錢用完了她又打過來,美國公共電話都有號碼,就算沒錢了請對方播過來也很方便。

 

講完電話我就坐在旁邊的椅子上看書聽MP3等同學,一個肉彈賓妹跑來問我公共電話怎麼用,我教她換零錢播號碼然後投幣,她運氣不好,連續幾台電話都壞了,她很急的又跑來問我,我拖著行李過去看了一下,叫她乾脆等另外一個人講完再用那台試試,賓妹知道我解決不了問題,很沒禮貌的丟下我走掉,朝向另一個白人大胖男走去,直接跟大胖男借手機,肉彈果然有肉彈的魅力,大胖男很阿沙力的說沒問題你要打國際或美國都可以,賓妹笑得花枝亂顫一直謝,我則是連一句謝謝都沒有聽到,只好摸摸鼻子繼續看我的書。

 

沒想到,這賓妹居然是我到美國這幾天唯一講過英文的對象....PearlPearl媽接了我回到San Jose的家中之後,我開始進入了舊金山的中國人世界..真要命,到處都是中國人,就算不會講英文也可以活得下去吧!?

tina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