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8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貝希特斯加登(Berchtesgaden)還藏了一潭深綠幽遠的湖水,被阿爾卑斯山所環繞,這個號稱德國境內最美的湖泊叫做國王湖,目前列為國家公園而受到保護。

 

爲了保存國王湖的自然景觀,遊客遊湖乘坐的是不會造成污染噪音也低的電動船,靜悄悄滑過被白雪靄靄的群山包圍住的湖面,在深綠不見底的水面劃過一道緩慢癒和的水痕,若非船長透過麥克風的德語介紹聲響,我幾乎感受不到這座靜謐的湖有船有為數眾多的遊客,這裡美麗得幾乎不像真實場景。

 

船行到湖中心,船長停掉引擎,兩旁夾著高聳的山壁,往前往後都看不到岸邊,雖然聽不懂德文,但從大家的騷動中我猜想重頭戲來了,船上響起稀稀落落的掌聲,一位拿著喇叭的先生從船頭走到船中央,把喇叭伸出船身,對著山的方向,吹起一首蕩氣迴腸的曲子,吹一段就停住,然後聽著從山壁撞回來同樣的音波,重複著同樣優美的旋律,一次二次三次四次,大家屏氣凝神專注的聽著,怕漏掉山那邊回過來的聲響,沒錯,被高山層層環繞的國王湖有一項特異功能,就是迴音(Echo),據說天氣晴朗的日子可以聽到來來回回七次,我試著把頭伸出船外要拍下喇叭手的神情,前面已經重重疊疊檔了五六台相機對準了他,我再伸出去的話一定人連相機都會掉進湖裡,一點機會都沒有,只好放棄,專心數著迴音的次數,一次兩次三次四次。

 

喇叭手氣定神閑吹完短短的一首曲子,最後一次的迴音音符落定,船上爆出如雷的掌聲,他笑笑的行了個禮,開始收取大家給的小費,我還陶醉在喇叭的尾音中感動,也開心的掏出ㄧ歐元遞給他,想著他這工作實在太棒,他的舞台在一座與世隔絕的美麗湖泊中央,除了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當他的聽眾之外,還有群山與他共鳴共唱,這真是世界上最棒的職業之一,國王湖的喇叭手。

 

聽完演奏船繼續前行,大部分人在中途有紅屋頂的ST. Bartholoma修道院上岸,我和瑪姬打算先去湖最南邊Salet野餐。船上剩下的人數不多,我趴在窗戶邊吹風順便拍照,瑪姬在船尾,在國王湖眾多的遊客群裡幾乎見不到東方人,果然船長注意到我,走過來跟我打招呼,他用流利但有口音的英文問我從哪兒來,然後親切的提醒我最後一班船的時間,告訴我湖的南邊還有另一個美麗的小湖可以去,他指著遠處山坡上的幾頭乳牛和農家,說那是一家餐廳,材料都是最新鮮的,用自產的牛奶做成的起士非常香濃好吃,他建議我該去嚐嚐,我笑笑謝了他,說我會去試試,但是其實我的背包裡已經有了用剩下的早餐做成的午餐三明治,我望著遠處的乳牛吞吞口水,那個香濃的起士很誘人,但是為了節省預算我只能含淚割捨。

 

告別親切的船長,我們的午餐就在船長說的美麗的小湖Obersee邊享用,三分之一還分給了嘴饞的綠頭鴨。告別國王湖,我們悠閒的德國之旅暫時告一段落,即將前往的是藝術之國-奧地利,開始走上古典音樂的朝聖之路。

tina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離開幕尼黑,前往德國與奧地利邊界的小鎮貝希特斯加登(Berchtesgaden,距離奧地利薩爾茲堡只有半小時車程,這裡有個有趣的鹽礦坑,古時候的礦工進入地道挖掘跟黃金一樣珍貴的鹽礦,現在則是塞滿遊客的觀光礦坑。

 

進入礦坑參觀必須換上礦工的衣服,坐上以前礦工坐的小火車分批參觀,礦工的衣服材質很像我以前的劍道服裝,粗粗硬硬的,但非常保暖,褲子跨下開了一個大洞,尿急的男人掏一掏就可以方便,另外還有一個皮質腰帶,延伸一大片的皮革蓋在屁股上,剛開始不知道有什麼作用,一直到深深的礦坑裡才恍然大悟,喔,原來礦工的衣服有這麼多學問。

 

我完全想錯了,這礦坑可不只是想像中靜態的參觀,進入坑裡的小火車速度非常快,在非常狹窄的通道裡飛奔,每個人都是前胸貼後背的緊緊貼著,外圍沒有任何屏障,只有坐在最前面的人有鐵欄杆可以抓住,昏暗的照明燈光不斷往後流逝,連我這樣矮小的人都覺得壓迫,我想那些高大一點的遊客一不小心可能連頭都撞飛掉。

 

驚心動魄的小火車之旅後,抵達礦坑內部,酷酷帥帥的導覽員開始用德文講解,然後另外播放英文廣播給我們這兩個唯二的東方臉孔,還有另外三個美國人聽,愈到德國南部愈少見到東方人,我們在這變成非常引人注目的外星人,也開始慢慢習慣路人的指指點點。礦坑一層又一層的深入地底,紅色的鹽礦在岩壁上以抽象的圖案呈現,在昏黃燈光的照耀下非常美麗,我偷偷用手指塗一點放到口中,真要命,只是一點點,我卻被鹹嗆到咳嗽,百年鹽礦果然利害。

 

走著走著眼前出現一座木質的溜滑梯,長長的延伸到坑底卻看不見終點,原來帶上皮質遮蓋屁股的皮革是為了溜滑梯,以前的礦工爲了節省下坑時間所以設立了這個東西,導遊指示大家兩三人一組抱緊往下滑,驚叫聲此起彼落,落差和長度讓這個溜滑梯速度非常快,相當刺激,我和瑪姬不想跟大家擠,所以等到所有人都溜下去了才準備要滑,導覽員以為我們害怕了,很體貼的坐在我後面抱著我們一起滑下去。真要命,這個導覽員剛好是我喜歡那一型,我還沒感受到溜滑梯的刺激,心裡就已經小鹿亂撞撞了一番。

 

走完暗昏昏的坑洞,再次坐上橫衝直撞的小火車出了礦坑,導覽員應我要求跟我拍了張合照,笑笑的跟我們說了再見。

 

這一天的礦工經驗收穫不少,有養眼的導覽員,還有我喜歡的速度與刺激感,原來與期待中有落差的,不盡然都是更差的喲!

tina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慕尼黑是個非常漂亮的城市

 

要具體形容的話太過瑣碎,如果要講我對他的印象的話,他就像一塊透明的藍色玻璃在陽光下透著清爽的光彩,舒服、乾淨暢快。還有到處都可以看到的城市吉祥物獅子,被打扮成各式各樣的造型站在街頭,非常可愛。

 

雖然沒遇上慕尼黑有最世界知名的節慶啤酒節,我還是迫不及待在舊市府廣場的露天啤酒攤上買了一杯酒杯比我的臉還大的啤酒,一邊大口喝酒,一邊聽著現場樂團演唱,曬著好不容易才看到的太陽,讓腦袋融化成醬糊,什麼事情都不用煩惱

 

喝完啤酒意猶未盡,在逛市集看到一家店舖在外頭擺滿了各式各樣的琥珀顏色的酒,一位老先生喝得臉紅紅的對我微笑,我忍不住停下來,詢問攤位的小姐這是什麼酒,小姐說是蜂蜜酒,我眼睛一亮,常在歐洲作家寫的書上看到這種酒,卻從來沒喝過,我跟小姐說我要一杯,她問我要熱的還是冷的,我要了熱的

 

呵,這實在太有趣,除了日本清酒之外我沒喝過熱的酒,熱的蜂蜜酒會是什麼滋味?

 

小姐從一大桶看似保溫的桶子裡倒在一杯矮腳玻璃杯給我,我猴急的喝了一口,燙到,好燙好燙,含淚看了隔壁的老先生一眼,他還在呵呵笑著,一小口一小口品嘗他手上的酒,我只好耐心等酒涼一些,學他一口一口的喝,入口是蜂蜜的甜味順暢的滑入喉嚨,進到食道跟胃裡變成熱辣的酒精,才一口全身就都暖和起來,這樣的滋味讓我驚喜不已,我想起二十歲那年在北京旅行的那個嚴冬,在王府井大街上喝著跟小販買來的二鍋頭禦寒,入口那種辛辣狠勁,比起來蜂蜜酒真是溫柔體貼多了

 

市集裡全部是新鮮的蔬果跟食物,看得我們目不暇給,我愛上了搭配特製醬料的慕尼黑水煮白香腸,口感清爽細緻,一口咬下豬肉的香氣就在嘴巴化開,綿綿的幾乎不需要咀嚼,好吃到不行.德國香腸名不虛傳天下無雙

 

逛到市集即將要打烊天色也暗,於是我們在水果攤位買了便宜又大顆的草莓,便宜大碗的櫻桃,在專賣起司跟紅酒的店舖裡買了軟起司跟一瓶紅酒,回我們住的Hostel繼續吃吃喝喝

 

一天之內喝了三種不同的酒,我就帶著微醺融化掉的腦袋,在美食環繞的微笑之中入睡,夢裡的慕尼黑還帶著酒精的香味

tina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過了一夜,只剩下樹頂上的少量積雪,綿綿的小雨還是一直下著,遠處的阿爾卑斯山還有白雪覆蓋著,雲霧繚繞的森林裡面,矗立著一座忽隱忽現的白色城堡,那是新天鵝堡,中古哥德式的細長高塔建築,幾乎所有膾炙人口的童話故事裡的城堡都是以這裡為背景,睡美人,白雪公主、灰姑娘,連散佈世界各地的迪士尼樂園那座象徵歡樂的城堡,也是模仿新天鵝堡蓋出來的。

 

參觀城堡要預約,因為有太多傾慕這座童話城堡而來的遊客,我們搭上馬車通往城堡的路上,很想把自己想成貴族公主要去參加舞會之類的情境,不過馬車上塞得滿滿的,坐在隔壁的三個體格驚人的德國人正用怪怪的英文跟坐在對面的義大利小朋友講話,我把頭伸出車外,看見辛苦的馬兒正從鼻子噴出白煙,有一家人推著嬰兒車跟著馬車後面走,藍眼睛的小男生用跑著超越馬車朝我扮了個鬼臉,坐在馬車前頭帶著頭紗的印度美人轉頭對我笑了笑。

 

我縮回擁擠的馬車,想著來自世界各地的男女老少爭先恐後來看的這個童話城堡,有什麼真實的童話,王子與公主?劍客與火龍?

 

後來我才知道,這裡沒有Happy ending或精采絕倫的童話,華麗宏偉的宮殿城堡裡,守住的是一個寂寞國王的故事,他孤獨以終,蓋了這座供人朝聖緬懷的城堡,卻未曾住進他親手打造的夢幻殿堂。導覽耳機裡介紹的城堡之規模之華麗之雄偉我都沒聽進耳裡,只有寂寞國王在處處不經意留下的痕跡,讓人嘆息不已。

 

很久很久以前,巴伐利亞王國有一位國王叫做路德維希二世(King Ludwig II),高大英俊,18歲登基,叔叔普魯士王子在他20歲時卻發動戰爭,併吞巴伐利亞與奧地利謀取政權,路德成了傀儡國王,自此之後他投入全部心力在自己最喜歡的藝術上,戲劇、詩歌、音樂、畫作,他找了劇場畫家與舞台設計師,畫出這一個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夢幻城堡,然後開始建造,他也開始資助劇作家華格纳創作音樂,他最喜歡的表姊西西公主嫁給奧地利國王,於是他與西西的妹妹索非亞訂婚,沒多久卻取銷婚約,原因至今不明,從此他終生未娶,只從藝術裡他找到他夢想中愛情,他在新天鵝堡未曾住過的寢室裡畫滿華格纳歌劇歌誦愛情的場景,精緻細膩的設計處處可以看到他對愛情的渴望與憧憬.我看著窗外遠處阿爾卑斯山與蒼鬱的森林,他選擇了一個可以看見世界上最絕美風景的地方蓋了城堡,卻沒有人可以分享。整座城堡都漂浮著寂寞。

 

因為他醉心於藝術而不顧其他,建造城堡的花費過於龐大引起不滿,他被宣布得了精神疾病,軟禁在另一個皇宮,然而在新天鵝堡尚未完工前,他被發現與心理醫生雙雙溺斃在散歩的湖邊,謀殺或自殺,死因成謎,那時他也才41歲。

 

後人將路德國王的一生編成了氣勢磅礡的大型音樂劇就叫Ludwig II,在新天鵝堡的劇院裡長期上演,因為我們預定停留的時間只有1晚,所以錯過了看音樂劇的機會,有興趣的人可以上網看看www.ludwig2musical.de

 

他讓我想到南唐李後主,只愛藝術不愛政治的君王,一樣流傳給後世許多精緻華美的藝術作品,在當時被批判,在現代被緬懷。雖然寂寞國王不在了,他的夢幻的城堡永遠在那山頭了,與他父親蓋的黃色老天鵝堡遙遙相對,每年接待著上萬的遊客,繼續被當成虛構的美麗童話裡的場景,修飾那些血腥的政治權謀、寂寞悲傷的真實故事。

 

另外一提,那位超級美麗的西西公主,也是一個不太快樂的公主,我會另外在維也納的遊記寫她的故事。

tina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從羅騰堡搭火車離開時,綿綿的陰雨下個不停。

 

儘管這樣,坐在乾淨又舒服的德國國鐵DB火車上吹著暖氣,雨中的風景還是很迷人,本來以為往南走氣候會溫暖一點,沒想到到了福森才剛下火車,傾盆大雨,氣溫直直下降,凍得鼻子耳朵都很痛。

 

一邊拉著行李一邊撐著雨傘走過長長的石板路,雨愈下愈大,街上只有縮著脖子的小貓兩三隻,看來無論如何雨都不會停了,我們掙扎著朝預定的民宿方向走去,撐著傘還是淋濕,氣溫比剛下火車更低了,我拉著行李的手已經凍到失去知覺。

 

太.冷.了.什麼鬼天氣已經六月了不是嗎?

 

我一邊滴咕一邊專心看著地圖拼命找路,穿著雨衣的瑪姬默默跟在我後面,走了約30分鐘,終於找到了往民宿的街名。

 

媽的。是一條上坡的路,沿著蜿蜒的山丘往上,陡坡。

 

我停了下來,跟瑪姬面面相覷,這麼寒冷又下雨的天氣在平地拉著行李已經寸步難行,還要上坡?

 

這時候的雨卻像瘋子一像潑灑下來,一點都不誇張,我轉頭看看上坡路,再看看已經被淋濕的兩個人跟行李,一咬牙,拉著行李準備上山,在我後面的瑪姬突然大叫起來,「等一下,這個雨不對勁!」我停住,抬頭看天空,雨點落上臉上,好冰,一瞬間吹起一陣風,雨點輕浮的飄來飄去,瑪姬繼續興奮的嚷著,「是雪是雪我第一次看到雪阿!」

 

我愣住了,沒錯,剛剛像灑湯下來一樣的雨水全部變成白色的小點點落下來,落在地上就立刻融化掉,撥掉落在我身上的雪花,我開始在狂笑,我才在美國度過寒冷的冬天回來,準備投向歐洲炎夏的懷抱,居然給我下雪了,真的下雪了,作夢都沒想到。

 

一陣興奮完,我默默走上上坡路,頭髮是濕的行李是濕的鞋子襪子都是濕的,而且冷得要死,這時候瑪姬做了一件事,我沒看到,若看到一定會阻止她,不過事情發生很突然,我來不及反應。

 

瑪姬對著來往的車輛豎起大拇指。常看電影的人都知道,這是搭便車的手勢,然後很神奇的,一輛銀色的福斯真的停了下來,下來的是一位高帥的金髮碧眼男生,模特兒水準的那一種帥,帶著親切的笑容像救世主般的走下車,然後問我們需要幫忙嗎?

 

一切都發生得太快我們實在太狼狽了,不到五分鐘那位帥哥已經幫我們把行李搬上他的車子,從兩人身上滴下來的雪水弄得整個車子濕濕的,我把民宿的地址告訴他,他說他會幫我們找到地方,雪還在持續的下著,瑪姬還沉醉在驚喜中,用中文跟我說喂我們不要住民宿去住他家算了,妳問問他家有沒有空房間拉。

 

我沒有理她,怕對帥哥司機失禮,連忙一邊找話題問他這種天氣在六月正常嗎,一邊在我背包裡掏禮物,帥哥司機顯然以為我要掏錢,一直說Nonono,其實民宿不遠,但雪下太大所以花了一點時間找門牌,終於是找到了,帥哥司機還是很親切的幫我們把行李搬下車。

 

雪花一直飄下,我把一個紅色仿中國景泰藍的手機小吊飾送給他,告訴他可以送給女友或自己掛起來,謝謝他載我們一程,然後說了再見。

 

在旅程中遇上幫助你的好人是一件非常快樂的事,而這個好人又是一位親切的帥哥時,快樂更是加倍。

 

把行李拿進民宿時,瑪姬又大叫一聲,「阿,忘了跟他拍個照」,我笑到快倒地,兩個淋得濕透的狼狽的女人跟帥哥拍照,不是把自己打入十八層地獄給人笑嗎?還是算了吧。

 

那天的大雪沒有停過,我們就被困在民宿裡一整天,瑪姬纏著要我講初戀故事,講著講著也到了深夜,這一天的福森雪中奇遇記,終於落幕。

tina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拖著手拉行李當兩個月的歐洲背包客是個很糟的決定,這一點我在羅騰堡得到很大的教訓。

 

羅騰堡是德國保存最完整的中古世紀城鎮,充滿了可愛的店舖,古樸的木造房屋,完整的城牆塔樓之類的古蹟,然而當我們拖著行李走上凹凸不平的古老石板路時,只能用悔不當初來形容,手被震得酸麻疼痛,還要避開來來往往的遊客,每拉100公尺就得停下休息,遇到階梯就得扛上扛下,然而歐洲到處都是石板路,避都不避掉,那之後不到兩個星期手掌就長繭,手臂也長了肌肉,幸好我那看起來爛爛的行李箱,輪子卻出乎意料的堅固,歷經兩個月的石板路洗禮還能存活下來。

 

羅騰堡可愛的街道白天充滿了遊客與觀光團,到了傍晚觀光客散去,穿著古裝的說書人拿著火把出現在廣場,帶領遊客尋訪古城過去的歷史歲月痕跡,這個城市最傳奇的故事,就是喝啤酒救城的市長,1961年敵軍攻入羅騰堡,當時的市長與敵軍交涉,不要傷害城內的百姓,敵軍首領爽快的說只要市長可以一口氣喝下三公升的啤酒,他就答應不濫殺無辜,市長二話不說喝光啤酒,首領也遵守承諾沒有傷害任何百姓。

 

三公升的啤酒,這可不是普通人能辦到的吧,不要說喝酒好了,就算喝三公升的水也會很難受吧,這位市長的肚量實在太驚人了。

這個充滿豪氣的故事就是羅騰堡的精神象徵,市長跟敵軍首領聽起來都像是好漢,用可以使人放鬆的酒精來決勝負定生死,少了戰爭的殘酷,多了人情的貼近,血腥的歐洲歷史並不是每場戰爭都有那樣美好的結局,延續那樣的歷史,難怪羅騰堡的街景與人們看來都很歡樂。

 

夏季時羅騰堡居民會在街上重演這一個歷史劇,大家穿上古裝各司其職在街上演戲,不過我們到時天氣太冷又下雨,等我們在民宿整理好出門,已經錯過市長喝酒的場景,只有看到街上的大叔們拉著大砲對戰,砲聲隆隆的,很有趣。

 

羅騰堡還有一個甜點名產叫做Snow Ball,圓圓一顆棒球大小,外表看起來像圓球狀的餅乾,淋上糖霜、芝麻或巧克力醬之類的不同口味,街上有很多家專賣店,我躍躍欲試,買個巧克力的吃看看,巧克力很香很甜,咬開裡面是很多層的炸麵團,口感很像麻花,但是比麻花鬆軟,一咬就碎掉,一直掉屑屑,每咬一口就忙著收拾屑屑,還蠻累的,而且因為是炸的有點油,吃了兩口就膩了。又是我的壞習慣,喜歡嘗試新東西,但總是一下子就膩了。

 

離開羅騰堡前往羅曼蒂克大道的終點,福森,也是新天鵝堡的所在,在那裡等著我們的,是一場春雪,和一位寂寞的國王。

tina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法蘭克福是我們歐洲旅程的第一站,不過到得晚走得早,只停留了一個晚上,隔天一早就坐上歐洲巴士(Euro Bus)前往德國著名的觀光路線羅曼蒂克大道(Romantic Road

 

往羅曼蒂克大道的巴士上幾乎都是日本人跟美國人,沿路短暫停留各個大小城市,司機會播放各國語言介紹城市的背景,英文西班牙文德文法文義大利文日文,就是沒有中文.幸好德國人講英文很慢很好懂,不過遇到德國發音的地名還是有聽沒法懂,只好認真盯著車上提供的免費地圖按圖索驥.

 

這條路線的歐洲巴士在大部分的城市只停留10-15分鐘,所以頂多下車尿個尿時間就到了,於是就出現像在威克斯海姆(Weikersheim時整車的遊客在20分鐘內"走"完宮殿的現象,大家急急忙忙拍照,然後就被導覽人員催促往下一個房間走去,載著帽子的日本老先生老太太門一臉茫然,但還是抓緊時間拼命拍照,走出大門時我還在想這到底是什麼地方這麼華麗,回到車上才有時間看拿到的英文簡介,赫,是城堡ㄟ,到歐洲參觀的第一個城堡就在糊裡糊塗的行程中結束,歷時20分鐘.

 

沿著巴士走的路,我們初次接觸了德國鄉間的風景,驚為天堂,廣闊的小麥田、點綴草地的各色花朵,童話般的小屋子綴滿爬籐植物與鮮豔的花朵,忽晴忽雨的藍天灰天白雲黑雲,連眼睛都捨不得閉.

 

巴士停在克雷格林根(Creglingen)小鎮的休息站旁剛好是個墓園,各種造型不同的漂亮墓碑參差排列,美麗的花草點綴其中,沒有陰森的氣息,到像是立滿石碑的漂亮公園,只差沒有草地可以野餐,於是我開始對著墓碑狂拍照,一對美國老夫婦在旁不可思議的盯著我看,大概覺得我瘋了,不過我是真心喜歡這個小鎮的墓園,我想夜晚的鬼魂們,起來是討論ㄟ你家的花開得很漂亮你家草長得很茂盛園藝做得不錯之類的話題,台灣的鬼魂們大概是討論你今天吃魚吃肉或什麼水果,你媳婦手藝不錯之類的話題吧,文化真是大不同呢.

 

最後我們在羅曼蒂克大道中間點的古城羅騰堡停留住了一晚,感受一下這個每年湧進200萬遊客的小小古城,究竟有什麼魅力.

 

tina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去德國之前,我的刻板印象是冷漠嚴肅的德國人,嚴謹規矩的工作態度,高度發展的汽車工業,還有屠殺猶太人的希特勒。

 

到了德國修正後的第一印象是:滿街都是帥到像時尚雜誌走出來的帥哥,拿著地圖迷路時一定有親切和氣的德國人來幫忙找路,滿街跑的賓士計程車,還有乾淨整齊的街道。

 

沒幾天之後魂魄就被德國勾走了,愛上這個到處是美景、美酒跟和善人們的國家,沒錯,歐洲之旅的五個國家中我最愛德國,有我最愛的啤酒、麵包、還有格林童話,中古世紀保留下來的街道小鎮到處都是,還有看不完的如畫風景。

 

旅程一開始就不順利,從法蘭克福下飛機開始,雨就沒停過,白天氣溫只有12度左右,晚上更低,我壓根沒想過會這麼冷,只靠著出門前隨手抓來的一件舖棉外套禦寒,把所有可以保暖的衣服都穿在身上,就算穿上襪子,柏肯涼鞋露出的腳指頭還是常常凍得失去知覺,明明是六月,天氣卻跟台灣的冬天差不多,天天下雨,褲管都淋得濕濕冷冷的,而且德國的商店大多已經換上春夏裝,想要買雙手套或帽子保暖,就偏偏買不到,只好每天凍得吱吱叫。

 

然後因為化妝包掉在飛機上,我所有的保濕類的乳液、護脣膏、面速利達姆都不見了,就算是下雨天,歐洲的乾燥氣候還是發揮了可怕的威力,我的嘴唇跟後腳跟嚴重龜裂,手腳也開始脫皮,發現時已經太晚,擦再多乳液都沒用,已經變成了歐洲亁妹妹.

 

這只是災難的開始,我的歐洲之旅,還有兩個月....

tina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