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9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然而在維也納最難忘的一場音樂會,是我超級幸運買到last minute的芭蕾舞劇,在維也納國家歌劇院演出柴可夫斯基的睡美人,我只花了20歐元卻買到位於第九排正中央價值80歐元的票,欣賞了一場豪華無與倫比的芭蕾舞饗宴。

 

這一場奇妙的好運由很多原因促成,要買票之前,我在售票處徘徊很久,掙扎著要買坐票還是站票,站票只要7歐元,但是要我穿著高跟鞋站兩三個鐘頭,我應該會崩潰吧,我的遲疑引來一位穿古裝兜售音樂會票的小販攀談,他推薦了他手上幾場優惠的票,聊著聊著他居然說他以前的女友也是台灣人,我半信半疑,他一看到瑪姬就說瑪姬就像他以前的女友一樣漂亮,瞎扯了快一個小時,我嫌他的票位置不佳,也不合我們停留在維也納的時間,所以沒跟他買任何票,但他顯然已經迷上瑪姬,纏著我們聊天,想要拉著瑪姬的手碰他肩膀之類的,瑪姬本來就對芭蕾沒興趣,見狀況不對藉口要回Hostel就溜走,留我一個人應付。

 

我每次都被當成這種目標,明明是要追我朋友的男人都會先來糾纏我,連在國外都不例外,我在不爽當中決定打死不理他,走進售票處買票,這位小販先生跟進來,他顯然跟售票的先生很熟,幾哩咕嚕講了一堆德文,然後售票先生突然抬頭看我,說他有一張last minute的票可以給我,只剩一張,但要付現金,20歐元坐到80歐元的位置。

 

中頭獎了!

 

小販先生對我微笑,他糾纏誰是不是要利用我都不要緊了我原諒他了,我買到我要的了。

 

我趕緊回Hostel換上洋裝跟高跟鞋,開開心心的趕赴這場芭蕾舞演出,沉醉在華麗的舞蹈與音樂之中。中場休息回頭一看站票區,擠得滿滿水洩不通,幸好我不用站在那裡,幸好幸好。

 

國際頂尖歌劇院演出的睡美人很棒,管絃樂團超棒,舞者也很棒,唯一比較怪的是,首席舞者也就是女主角是日本人叫做Yuki Sento,雖然舞藝精湛沒話講,但是東方的臉孔跟睡美人公主的角色有點連不起來,當然現場還有一堆捧場的日本遊客擔任啦啦隊,這跟我在舊金山看的芭蕾舞劇胡桃鉗一樣,首席舞者也是日本人,看來日本的芭蕾舞者已經成功登上世界各地的頂尖舞團了.

 

還有,王子太矮了,把公主抬起來轉圈時,很怕他被壓得更矮..我沒有歧視矮子,只是我想觀眾還是習慣視覺上的王子是高挺瀟灑的吧。

 

就這樣,我在華麗奢靡的歌劇院裡當了一個晚上的貴婦,三個小時之後又回復破爛背包客的角色,迎著維也納的月光,繼續未完的旅程。

tina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維也納很漂亮,但是不知道是不是走過太多城市的關係,對維也納街景並沒有留下太深刻的印象,只記得街上穿梭著各色的人種,穿著華麗高貴的人跟破爛的流浪漢混雜的地鐵站,類似這樣的國際大都市的印記。

 

到達的第一天只能用混亂來形容,因為急著想要安排停留一共五個晚上的節目,但是音樂會的資訊真太多了,我在Information Center拿了厚厚一疊資料,找了路邊的咖啡座啜著咖啡慢慢讀,試著從像火星文一樣的資料當中辨認不同的音樂會形式跟主題,這才發現自己對於歌劇、芭蕾舞、古典音樂的德文義大利文等原文真的涉獵太少,只能從零星的英文片段字句當中猜測中文的音譯,等到好不容易找出我想看的音樂會,已經過了兩個小時,頭昏腦脹。

 

爲了省麻煩我們直接在Information Center買票,於是很白痴的成了肥羊觀光客任人宰割,原來遊客中心不賣30歐元以下的票,我們想聽的音樂會、要比較後端的位置他就說全部賣完了,我們也就信以為真,然後他還會推薦一些包裝精美但全無內容的陽春音樂會,買了之後才知道路邊很多穿古裝的小販都會兜售這類陽春音樂會的票,而且是半價出售。

 

花錢買教訓,以後要去維也納聽音樂會的人,千萬別做跟我一樣的傻事。

 

就這樣我花了40歐元聽了一場麗泉宮(Scloss Schonbrunn)的宮廷音樂會(後來才知道只要20元就可以買到票),跟大把大把遊覽車載來的遊客擠在小小的側殿,聽著六人管絃小樂隊幾乎聽不到聲音的演奏,我的位置連舞台跟樂手都看不到,前排坐著看起來像ABC的死小孩還用英文在聊去了台灣的哪裡吃什麼玩什麼,不時低聲竊笑擾亂旁人聽音樂的情緒,我看著掛在宮殿上碩大的月亮,忍到最後一首曲子,連安可曲都沒聽就逃了出去,獨自一個人在灑滿月光的宮殿前面散歩,一直到月亮躲進烏雲裡才甘願的坐車回Hostel,那天瑪姬去聽約翰史特勞斯的一場輕歌劇,她後來苦著臉說都是講德文也沒翻譯她根本聽不懂。

 

然而也不是聽不懂就不能欣賞,歌劇本來就是聽音樂為主,只要了解大致的劇情就可以融入氣氛,我們在一堆資料裡翻到著名的Marionette木偶劇團,本來預定在薩爾茲堡欣賞,卻因為記錯表演時間錯過了,沒想到在維也納也有劇團進駐,我們喜出望外,立刻買了以莫札特的歌劇"魔笛"為劇碼的票。

 

木偶劇場非常小,頂多容納50人,進場時工作人員很親切的提醒我們,演出全部會以德文進行,我笑著說沒關係,魔笛是我最喜歡的歌劇之一,故事跟音樂我很熟,角色人物也一清二楚,在開演之前我跟瑪姬講了故事大綱,讓她比較容易理解內容,王子與公主,逗趣的補鳥人,瘋狂的夜之后,Marionette的木偶非常精確的抓到這些角色的神韻,操作動作相當流暢,連王子吹魔笛的動作都很講究,我完全的入迷,一直以為木偶有半身人高,到結束後主持人邀請我們到後台參觀,還讓我們動手操作木偶,我才發現木偶頂多50公分高而已,Marionette實在太神奇了。

tina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薩爾茲堡有座白色的城堡高倨山頭,這是歷代統治者辛苦建立的銅牆鐵壁,佔盡防守的地利而在多次戰爭當中能全身而退,不同於一般城堡統治者為皇帝或國王,薩爾茲堡歷代都由大主教治理,管轄世俗的雜務.

 

參觀城堡時可以看到歷代主教的畫像以及統治的年代,其中有一個非常有趣的統治者,傳說這位主教年輕時玩心太重荒廢事業,他的叔父還是伯父之類的長輩用蘿蔔丟他的頭怒罵他無可救藥,他掌握統治大權之後,就把蘿蔔設計成家徽,警惕自己並把被蘿蔔羞辱的教訓記在心理。

 

輕鬆的喜劇永遠排行第一,整排雄糾糾氣昂昂的主教畫像一字排開,我相信遊客誰都記不住哪些主角的名號,更不用說那些用盾牌、武器纇雄壯威武的符號當成的家徽,而看似笑話的蘿蔔主教,卻以親切可愛的形象博得大家一笑 ,留在薩爾茲堡旅程的記憶之中.

tina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只是德國,歐洲好喝的啤酒實在太多,奧地利的Stiegl就是讓我驚艷不已的一支。

 

第一天到薩爾茲堡,遇上聖靈降臨日,所有商店都關門,包括我們最常取得食物的超級市場,於是只好在Hostel附近土耳其人開的Kebab店解決晚餐,Kebab就是台灣常見的沙威瑪,歐洲很多大城市都可以看見這種賣中東食物的小攤子,一個大約3-4歐元,折合台幣100多塊,依歐洲的物價算起來是便宜又大碗,是貧窮旅行者的最佳選擇。

 

在這家Kebeb小店第一次嘗到的Stiegl的味道,氣泡相當細緻,幾乎嚐不到酒精的刺激口感,冰涼的液體喝進喉嚨裡,淡啤酒的麥香會留在嘴巴裡,搭配Kebab的美乃滋生菜鷄肉的清爽口感,非常完美,我幾乎立刻愛上這支奧地利的啤酒,當我發現薩爾茲堡卡提供的免費行程裡可以參觀Stiegl啤酒廠時,才不管他是在遙遠的郊區,排除萬難也要去探一探。

 

Stiegl啤酒的釀製過程介紹得很詳細,還有收藏相當完整的啤酒博物館,然而最讓人驚喜的是品酒,質感相當好的品酒屋,木頭的桌椅看起厚重質樸,每個人可以從五種啤酒當中任選兩種品嘗,我跟瑪姬各選了兩種,等於喝了四種不同味道的啤酒,從豪邁的黑啤酒到溫和的淡啤酒,口感不同,香氣卻一樣都是繚繞不散,每一口都是絕品,看起來冷淡的女服務生卻熱情的送上免費的熱騰騰的Prezel鹹麵包,喝著新鮮釀造的啤酒,吃著熱麵包,隔壁桌的看起來靦腆害羞的奧地利男孩一邊喝酒一邊對我微笑,我好像在天堂吧,Stiegl送給我的天堂。

 

按照慣例酒量不好卻愛喝酒的瑪姬喝完了一杯就掛了,趴在桌上動也不動,我一個人靜靜的喝完三大杯,等瑪姬醒來,等醺醺然的酒精退去。糟糕,酒量又進步了。我想,依這種進度,這一趟歐洲之旅大概可以練回我年輕時六成的酒量吧。

 

離開薩爾茲堡後,仍對Stiegl念念不忘,後在維也納在超級市場買了罐裝的Stiegl喝,雖然不差,但果然還是比不上在啤酒廠喝的新鮮口感。這樣也好,美味如果隨時隨地可嚐到,就不夠珍貴到足以讓人懷念了。

tina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到薩爾茲堡之前,我對這個城市並沒有作任何功課,只知道莫札特再這裡出生,還有永垂不朽的電影真善美(The Sound of Music)是以這裡為舞台拍攝的,我們住進的Hostel就算每個晚上八點都會在交誼廳播放這部電影,然而每一天都還是塞了滿滿的人欣賞電影,以真善美場景做包裝的一日遊行程也是場場爆滿,到處都可以聽到小白花、Do-Re-Mi朗朗上口的經典曲子,連在公共浴室洗澡時,還聽到有位嗓音好到嚇人的洋妞唱著真善美的組曲,如果不是隔著浴簾的話我還真想要衝去給她簽名了,唱得真好,連歌詞都背得滾瓜爛熟。

 

音樂的魅力實在太偉大,來這裡的遊客不是為了莫札特就是為了真善美而來,我雖然也很喜歡這部電影,但也沒那麼勤勞真的把一個個場景全部找出來,我喜歡莫札特,也沒真的很仔細的追尋他在這裡的痕跡,但是薩爾茲堡也不只是這兩個元素足夠吸引人,我們買了物超所值的薩爾茲堡旅遊卡之後,一個個景點拼命玩,才發現,小小的薩爾茲堡真是好玩極了,遊河、纜車、城堡、花園、啤酒工廠,還有一座大人小孩都愛的亮泉宮(Schioss Hellbrunn),這是整趟歐洲行程裡參觀過的皇宮或城堡裡最有趣的一座,怎麼樣有趣?因為裡面有太多意想不到的機關,會讓人尖叫的那一種。

 

進入亮泉宮參觀也是要由導覽員分批導覽,當天下著大雨,每個人手上都拿著傘,有人穿雨衣,看起來很正常,進入宮內是一大池美麗的水塘,水裡躺著歷史悠久的精緻雕像,導覽員用英文與德文一本正經的講解著大主教建造皇宮的歷史等等,然後到了池塘前方的定點,是一個雕刻精緻大理石桌椅,導覽員露出可疑的笑容,問現場有沒有人要坐上椅子享受皇族貴賓的感受,然而幾乎每個遊客都露出"我知道你要做什麼"的曖昧微笑,就是沒有人肯坐上椅子,只有我跟瑪姬兩個不知死活的還呆呆,一個拿相機一個拿DV的想靠近桌椅拍攝,說時遲那時快,從桌子跟椅子中央四邊噴出了水柱,高高低低的,我們兩個嚇得連連退後,遊客們冒出一陣轟笑,導覽員鬼鬼祟祟的把手從某個神秘的箱子裡伸出來,正式提出警告,接下來的行程將充滿了陷阱,他不會事先提醒,請大家好自為之,該逃的時候趕快逃.

 

我們這才恍然大誤,穿雨衣的人都是有備而來的,原來建造亮泉宮的大主教是個童心未泯的傢伙,他在每個意想不到的地方都設計了噴水機關,讓誤入陷阱的客人哭笑不得,這實在太有意思了,跟武俠小說一樣,機關處處,而且不知道從哪冒出來,每個人都小心翼翼的四處張望,然而真是防不勝防,一下子從牆上裝飾的鹿角頂端和舌頭上噴出無數的小水柱當頭淋下,一下子從走過的地上噴出來一道水牆,一下子又是兩端牆壁噴出水,一下子池塘裡也噴水到陸地上,控制開關的地方只有導覽員知道,所以變成大家都在看導覽員的臉色猜測機關所在,但是導覽員並不是省油的燈,他總是在神不知鬼不覺得狀態下開啟裝置,把一群人弄得濕淋淋的尖叫四處奔逃,笑聲此起彼落.反正在下雨,其實大家都不怎麼在意被淋濕。我有好幾次猜錯機關位置被噴到,還被水牆困在屋子裡出不來,最後乾脆開始跟瑪姬比誰被淋得比較濕,每個人都玩得超級High

 

除了驚奇刺激的噴水遊戲,還有許多以水為主題的裝置設計,例如以強大水柱把金色皇冠衝上屋頂的主題設計,衝力甚至可以把屋頂上的玻璃頂開,讓人嘆為觀止,沿著花園還有許多以童話故事背景作成的機械小人館,也是加入水流的元素讓小人活動起來,這當中的創意趣味遠遠超過迪士尼的世界小小小。

 

逛完亮泉宮,淋濕了也笑得好累,但是心滿意足,歐洲處處是嚴肅正經的歷史文化與城堡宮殿,這裡的感覺,還真是讓人鬆了口氣呢。

tina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德國國王湖坐火車進入薩爾茲堡,只花了半小時不到的時間,沒有人檢查護照,沒有人查票,連邊境海關都沒有出現,莫名其妙就進了奧地利。

 

奧地利跟德南的風景很接近,也是德語系國家,所以我們並沒有很明顯感受有什麼不同,唯一的差別,是像空氣一樣存在在大街小巷裡的,穿著紅衣帶著假髮的莫札特。

 

今年是莫札特誕生250年紀念,這裡是他的出生地,難怪氣氛像是沸騰了一般,到處都是莫札特的肖像跟側面剪影,從海報、杯子、音樂盒、鉛筆、巧克力等各式各樣你能想到的商品,都印上那個年輕早么天才音樂家的臉,然後貼上莫名其妙令人咋舌的標籤價錢,擺在商店的櫥窗裡工人景仰膜拜,有錢的人花大錢,沒錢的花點小錢,就可以把他的臉帶回家。

 

我們在大雨之中尋找莫札特在薩爾茲堡住過的兩棟房子,兩棟都已經改成博物館,塞滿了世界各地來朝聖的遊客,他後期居住的屋子擺設了使用過的鋼琴、樂譜、隨身物品等等,還算有規模,但是另一棟他出生的屋子,簡直就是亂七八糟拼湊出來卻硬要冠上博物館的名字,用各種毫無意義的道具,像是嬰兒床放著假嬰兒,人檯穿著古裝等等填充著空間,意圖要展示莫札特生活過著證據,我在擁擠不堪的人潮裡呼吸著污濁潮濕的空氣,怎麼樣也無法找到過去與現在的連結,一點蛛絲馬跡都沒有。

 

逛不到15分鐘就趕緊逃出去,外面的一車車觀光巴士載來的人潮卻還是繼續湧進那個狹小的屋子裡,哎呀別在這樣搞了吧,只要真心喜愛莫札特的人,進去裡面都會感到失望吧,至少我是真的很失望。

 

在販賣莫札特紀念品的商店裡,印著莫札特臉的巧克力禮盒從地上堆得高高的,據說是薩爾茲堡的名產,似乎每人走出去都要買個一盒才算有來過的氣勢,莫札特跟巧克力到底有什麼關係?我到現在還是搞不清楚,我把玩著質感不佳但價格嚇人的音樂盒,流瀉的音樂是大家耳熟能詳的土耳其進行曲,掙扎了半天還是決定不買了,我想著如果百年前的的人知道莫札特會在20世紀成為一個無敵搖錢樹的話,他死了之後就不會被扔在找不到屍體的地方亂葬一通了吧,至少他墳墓的可能又可以變成另一個擁擠不堪、門票昂貴的博物館吧!

 

這樣的朝聖真沒意思,還不如再看一次阿瑪迪斯,再去聽一場費加洛的婚禮或魔迪,我還是喜歡音樂裡的莫札特,勝過櫥窗裡被販賣著的莫札特。

tina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