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10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離開布拉格的那個晚上,我一夜沒有闔眼,因為慣性的神經質發作,翻來覆去我就是無法入睡,累到極點。

 

依照預定的行程,我們要從布拉格搭公車到世界遺產小城卻斯基庫倫諾夫Cesky Krumlov,簡稱CK),參加一年一度的玫瑰花辦節(The Celebration of the Rose),這節慶在台灣沒有知名度,但在當地卻是赫赫有名,我們在布拉格已經完全訂不到CK當地的旅館,做了最差的打算,打算租帳棚在河邊露營。

 

沒料到的是,我們幾乎連往CK的公車都搭不上。.

 

一大早到公車站等候,從布拉格往CK的公車每半小時一班,班班都客滿,我們排隊等了三班車都被趕下車,兩人都覺得莫名其妙,司機不會講英文,只顧著比手畫腳叫我們到旁邊去等,火大的瑪姬開始跟司機吵起來,司機顯然也火了,但語言不通,只能僵持在那裡,我因為一夜沒睡根本就沒力氣緩和場面,幸好排在我後面的一位好心捷克女孩,趕緊幫兩人翻譯,我們這才知道,因為花瓣節慕名而來的遊客太多,幾乎所有的座位都已經被訂滿了,這完全出乎意料,我們呆住了,捷克女孩於是建議我們買站票,車程3-4小時,撐一下就到了,我被疲倦撃垮,說服瑪姬接受,瑪姬的顯然心有不甘,但也沒其他辦法解決,只好先接受事實。

 

剛才那場爭執顯人引起了全車人的注意,我走到車子最後一排座位,一個瘦如得只剩骨頭的義大利女孩緊緊貼在她美國男友身上,硬是擠出一個空位,對還在遲疑的我說,沒問題,這樣我可以跟他靠得更近,然後親了男友的臉頰,我笑了,把自己塞進靠窗的狹小位置裡,把瑪姬硬拉下來坐好,車子一開動我就睡著了。

 

睡沒一小時腳就麻了,醒過來時看著塞滿人的車廂,按照這樣的情勢怕在CK連帳棚都沒得租,跟瑪姬討論了一下,我們決定在離CK40分鐘車程另一個的小鎮Ceske Budejovice下車找落腳處,隔天早上再搭火車去參加慶典。

 

後來證明這決定是對的,我們在最早的百威啤酒的生產地CB找到超級便宜、又大又乾淨的民宿,幾乎沒有遊客的小鎮,有不會講英文但是好親切的民宿爺爺奶奶,每天拿著捷克-英文字典跟我溝通問早餐想吃什麼,用英文單字跟我解釋房間裡捷克各地古蹟的照片,民宿爺爺甚至跟我提到了蔣介石,中國跟台灣會不會打架之類的,我嚇了好大一跳,在遙遠的捷克有人知道台灣幾十年前的統治者,還知道台海的情勢,那種感覺很難形容,驚訝之外有被認同的感動,他知道我來自哪塊土地有過什麼歷史,我不再被誤認成泰國人或是籠統的中國人。

 

通往玫瑰花辦節的路上,有意外有驚喜,而參加了兩天慶典活動,將這趟歐洲旅程帶入最高潮,我像是搭乘時光機器回到中古世紀的場景,見證了一場騎士、劍客、貴族、仕女與玫瑰花辦組成的古老而美好的時光之旅。

 

吹笛手的樂音與比武的號角聲猶在耳畔,我恍惚了,美好的玫瑰花瓣節,讓我終身難以忘記。

tina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和瑪姬在布拉格吵了一架,說是吵架倒不如說是我單方面大發了一頓脾氣。這是長期旅行必經的痛苦,與旅伴的磨合與意見相左,會讓一個美好的旅途變成惡夢。

 

瑪姬第一次自助旅行,什麼事都感到新鮮,所以什麼事情都躍躍欲試,像是怎麼買票搭電車、找便宜的旅館等等,這讓我樂得輕鬆,所以也不在意有時候看錯班次、錯過表演、找便宜旅館找了兩三個小時之類的事情,但瑪姬有個習慣讓我很介意,就是沒有時間觀念。

 

因為時間有限,當兩人喜歡或想看的景點不同時,就會約好碰面的地點時間,然後分開走,瑪姬遲到了幾次,10分鐘15分鐘20分鐘,我習慣提早到,所以等待的時間又拖更長,但想說是在國外難免路不熟之類的,所以只在心理低咕幾句也沒發作。

 

在布拉格的最後一天,只剩下幾個博物館沒逛完,我打算去卡夫卡紀念館跟捷克音樂之父Smetana紀念館,瑪姬說要去音樂博物館,所以我們約了5點在Hostel碰面,煮完晚餐吃完,剛好趕上七點去國家歌劇院聽莫札特的魔笛,我怕自己逛兩個博物館時間會不夠,所以我把鑰匙交給瑪姬,說我可能會遲到一下子,然後我們就分開走了。

 

卡夫卡紀念館完全超乎我的預期與想像,燈光跟展場非常具有設計感,營造出一種相當陰鬱但高格調的氣氛,很合存在主義的悲觀調調,而且一個遊客都沒有,我在裡面待了太久,發現時間不夠,所以放棄去Smetana紀念館,趕緊回Hostel去。

 

回到旅館已經是5:05 ,瑪姬還沒回來,我沒鑰匙,所以就坐在走廊簡陋的椅子上等待,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我開始不耐煩,也太慢了吧,到了5:20,我決定去櫃檯借鑰匙,先進房間去拿東西煮晚餐,進去之後,怎樣也找不到前天買的麵條,瑪姬不知道放哪去了,而且已經5:30了,她人呢?

 

這時候我開始胡思亂想了,她會不會被誰拐走了?會不會遇到搶劫或小偷?會不會發生什麼意外,一邊擔心我一邊開始翻旅遊資料,想找出警察局的電話,怎麼辦?萬一怎麼了我該怎麼跟瑪姬的爸媽交代(何況她是瞞著她們跑出來的)...我在房內坐立難安,5:45,當我決定要去跟櫃檯求救時,瑪姬出現了,笑嘻嘻的,說,阿妳不是沒鑰匙怎麼進來的?我跟妳說我剛去那個音樂博物館真是太好玩了,我玩到捨不得走....

一瞬間我從錯愕轉成憤怒。

 

我在這裡跟熱鍋螞蟻一樣妳玩得倒開心,遲到45分鐘妳難道沒有一點知覺...我氣急敗壞,一口氣把不滿跟不爽全部說出來,瑪姬一臉委屈聽我發飆完,連忙說要去煮飯,我說來不及了不用煮了要趕去聽歌劇了。

 

路上我試著平復自己的情緒,路途還遙遠,我不想因為這樣兩人吵翻讓旅行完蛋,我試著跟她解釋我生氣的原因,兩人結伴旅行的原恩就是確保安全,如果妳不能尊重旅伴的心情,隨心所欲做自己的事的話,那麼乾脆自己旅行比較開心。

 

瑪姬說她知道了,我們就各自帶著複雜的心情聽完一場歌劇。

 

那之後沒再爭吵過,頂多賭氣不講話,長達兩個月朝夕相處的旅程,這算難得。

常常在背包客網站上看到有人留言相約一起出國旅行,我常想那些人的旅行後來怎麼樣了?他們怎麼知道遇到的旅伴是不是個討厭鬼?懂不懂國際禮儀?是個就算在國外也要睡到中午才起床的人?還是個吃東西挑三檢四,或是非找到最便宜的旅館不住的人?

 

真是佩服那些人的勇氣,如果要我跟完全不了解的陌生人一起旅行,我寧可一個人走,寂寞一點,也會開心一點。

 

從美國到歐洲,我的旅行就是這樣,有時候是單獨的旅人,有時候有旅伴在身邊,然而一個人有自由有寂寞,兩個人有牽絆有磨擦,三人以上有熱鬧有空虛,我懷著各式各樣複雜的心情,終於也是走過了那麼多個城市了。

 

旅人找旅伴,跟人類找伴侶一樣,都是一門大學問阿。

tina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剛從共產主義復甦的捷克,目前還是歐盟觀察中的國家,歐元沒有流通,所以比起德國跟奧地利,物價真是便宜到沒話說,我們沿路苦哈哈只能啃麵包的日子終於暫時告一段落,負擔得起上館子的費用,就有機會跟大家介紹美食拉。

 

布拉格有個好處是,觀光客多,餐廳菜單都會有英文,點菜就不用亂猜或是問老半天,我們在提恩教堂後面的巷子裡找到一家餐廳,門口的菜單寫著”Traditional Czech Food,價錢不貴,一個套餐大約300多台幣,本來沒什麼期待,因為在維也納嘗試過傳統"的奧地利料理,結果花700塊台幣吃了一塊炸得太硬的豬排,害我很想念台灣的35元炸雞排,沒想到在布拉格瞎貓碰上死耗子,讓我吃到了非常難忘的捷克料理。

 

啤酒就不用說了,在歐洲沿路喝到的啤酒真是沒得挑剔,比水便宜又好喝,捷克最有名的是皮爾森啤酒,吃飯時當然要來上一杯,捷克傳統的主餐叫做Glulash是用肉類烹煮淋上醬汁的簡單料理,我點了豬肉,醬汁比較甜淡爽口,味道不錯,瑪姬嫌她的牛肉醬汁過鹹,不過牛肉很鮮嫩,讓我吃驚的是主餐配的紅、白兩色的酸菜,酸甜的味道配上肉的口感恰到好處,好吃好吃。

瑪姬另外點了洋蔥湯跟炸馬鈴薯丸,算是小點心,我不愛洋蔥所以只嚐了一口,味道普通,馬鈴薯丸也是普通,但是會滾來滾去,是要考驗觀光客用刀叉的技術嗎?

 

主食也很有趣,菜單上寫Dumpling,我以為是像水餃一樣的東西,結果端來的是一種類似台灣發糕的麵團,切成一片片像圓形的土司,吃起來有點像饅頭的口感,麵團裡還會加入馬鈴薯或米,吃起來味道都不太一樣.後來跑去的超級市場逛,才發現超市都是賣一大條,買回去自己就可以切來吃,紅白酸菜也是大瓶子裝著,像台灣的醃菜或泡菜,感覺很親切,這些果然都是當地人的主食。

 

 

壓軸登場的是我的蘋果派,端上來的盤子舖滿了奶油跟可可粉,我用叉子一切開,蘋果的香味撲鼻而來,顯然是剛出爐的樣子熱騰騰的冒著煙,一看就讓人食指大動,我切了一塊熱騰騰看得見果肉的派,沾上奶油跟可可粉,入口就是一陣感動,酥熱的派皮,蘋果的芬芳,冰涼不甜的奶油,略帶苦味的可可粉,綜合在我的嘴巴裡,味道分得一清二楚,卻又完美的搭配,太好吃了,這是我這輩子吃過最好吃的蘋果派,這麼好吃的蘋果派,我以後要是吃不到怎麼辦?

 

食神:怎麼辦?那就再去捷克一趟囉!

 

 

tina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坐上歐洲巴士從維也納前往布拉格,藍天綠地,一路陰霾的天氣明顯好轉了起來,但是一過奧、捷兩國邊境停車檢查的關卡,奧地利鄉間風景的高度鮮明色彩一下子就調成了略為灰濁的色調,整齊的房舍變成七零八落散布的灰色建築,塵土飛楊的石子路與便宜的鐵皮屋,捷克鄉間風景就是給人這樣的印象。

 

然而車子開進布拉格,彷彿又走進另一個異世界,城市本身徹頭徹尾都是優美古老、完整的遺跡,但是踩在上面遊蕩的遊客人數實在多到令人髮指,布拉格太美,美到足以吸引相當的人數來做各式各樣精細的解剖探視,人實在太多了太吵了,我開始了解在維也納認識的一位美國女孩告訴我們的事,她推薦我們去住布拉格小城區的一家Hostel,她說,那裡很安靜,然後又強調了一次,如果你們喜歡安靜的話。

 

美國女孩推薦的Hostel在僻靜的巷弄裡,僻靜到我們花了將近一個小時才找到,雙人房非常便宜,一個晚上大約800台幣,但床單上有紅色的小蟲爬來爬去,貪小便宜就得有所犧牲,我只好每個晚上都穿著長袖衣物把自己包得緊緊的入睡,閣樓房間的窗戶方向,正好對著布拉格最著名的景點查理大橋,也因此每天晚上遠方傳來鼎沸的人聲總要到半夜兩三點才會安靜下來,這些人到布拉格來做什麼?爲什麼半夜兩三點了不睡覺還在外面吵吵鬧鬧?我每天睡前帶著耳塞也帶著許多的疑問上床,然後在鬧哄哄的人聲車聲裡翻來覆去睡不好。

 

某天晚上去看著名的表演黑光劇,節目結束是接近午夜12點,我們從查理大橋散歩回Hostel,這才赫然發現燈火燦爛的橋上跟街上還是擠了滿滿的人潮,儘管商店都關門了,街頭藝人還在表演、遊客還在拍照留念、情侶坐在橋上相依偎、坐船遊河的人帶著笑容對著岸上的人吆喝、餐廳擠滿了吃飽喝足大聲講話的人們,年輕人拿著啤酒零食坐在地上野餐玩牌,這個夜晚的派對沒有任何人主辦或邀請,但顯然大家都玩得很盡興隨意,這個美麗的古老城市上的古老的大橋,變成了世界各地遊客歡樂派對的最佳場地。

 

布拉格很擁擠,也很吵鬧,吵到我儘管在布拉格住了六天,卻失去了初見面的驚喜,不論是遇見的美麗的景物或撼人的古蹟,都被惱人的大批大批遊客沖淡了感動,同樣的狀況在羅馬也發生了,羅馬觀光的世儈累積很久了,是相當外顯的,而布拉格的世儈正在成形,可以想像不久的將來也會變成那樣,我想著來這裡之前聽到的看到大家說的美麗的波西米亞的浪漫情懷,懊惱著爲什麼我都感受不到。

 

蔡依林的布拉格廣場歌詞是誰寫的?我很想問他用哪隻眼睛看到了空無一人的廣場,那根本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嘛。可惡。

tina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德國南部的巴伐利亞地區一路到奧地利維也納,雖然沒有紅色莫札特頭一般的氾濫,這位令人屏息的西西肖像也是相當引人注目,在各個美術館跟遊客聚集的地方都可以看到她的傳記、畫像、明信片之類的,受到喜愛的程度不輸給音樂神童,這也是沒辦法的事,身為美女又是出身高貴的皇族,自然會被熱衷窺人隱私的現代人追逐,她的生平被拍成一部又一部傳奇的電影,今年初才在維也納全新開張的西西博物館,就把這位150年前的奧地利皇后生平攤在陽光下檢視。

 

西西的人生擁有許多戲劇化的元素,本來要迎娶她姐姐的奧地利皇太子,對才16歲、天真浪漫的她一見鍾情,於是這個在巴伐利亞鄉下長大的貴族小女孩,成了備受丈夫寵愛的奧地利太子妃,但因為一直習慣自由自在的生活,西西無法適應皇宮嚴謹的生活,儘管丈夫非常愛她,她卻愈來愈不快樂,她寫詩、寫信、寫日記抒發自己的壓抑,身邊沒有了解她的人,所以她才和也是喜愛藝術的表弟路德維希二世(King Ludwig II)書信往來,相知相惜,博物館裡有她各式各樣的手稿,寫飛翔的海鷗、寫漂流的潮汐,字裡行間都是寂寞與被困住的掙扎,而在她的長女公主Sofie在二歲時夭折,她非常傷心,從此之後只穿黑衣服。

 

然而國王深愛西西的情節卻宛如童話,他以這位美麗的妻子為榮,甚至在自己的辦公室掛上巨幅美麗無暇的肖像,每天迎著她淺淺的笑容辦公,西西喜愛的事物,他一律接受沒有異議,而因為極度貌美,西西深受人民的愛載與歡迎,博物館裡展示了西西美麗的秘密,瘦身食譜、古代的健身器材、一整桌的美容工具,每天要花三個小時整理美麗的長髮,所以她一直維持172公分、50公斤、50公分細腰的姣好身材,我在博物館看著這些眼花撩亂的美容秘訣,想著果然從古到今,女人爲了永恆的美麗是可以付出任何代價的。

 

不少人會把西西跟黛安娜王妃比較,西西較美麗,黛安那較親切,兩個人都一樣受歡迎,不過至少,西西比起黛安娜王妃幸福,她沒有偷腥的老公,也沒有爲了八卦而殺了王妃的狗仔。愛好自由的西西藉著不斷旅行來逃避幽禁的皇宮,61歲時在瑞士被暗殺身亡,結束不太快樂的一生。

 

維也納西西博物館裡完整保留這位美麗皇后的身後物,包括禮服、飾品、結婚喜帖、有興趣的人可以去看看。:http://www.hofburg-wien.at/

 

tina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