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在世界某個角落-美洲 (1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擁有二三十輛古董機車的Dennis老先生,聽說我要離開舊金山了,連忙打了電話給我,邀我跟他一起駕帆船出海,他在電話裡連聲抱歉,說他一直在等適合出海的天氣要帶我去,舊金山卻一直下雨,可是他無論如何都想要在我離開之前帶我看看他珍愛的兩艘古董船,我在電話裡說好,約好了週末出海。

 

週六早上Dennis開著卡車來接我,雖然沒下雨,天空還是陰沉沉的,開往奧克蘭碼頭的車上,Dennis先給我一些背景簡介,他找來兩本圖文並茂的書,講的是舊金山灣Cat Boat的歷史,Cat Boat是一種木造帆船,在昔日是漁民用來捕魚機動性很高的船種,在今日則是很多美國人休閒時駕駛出海的小船,Dennis收藏了兩艘,他興致勃勃的解釋給我聽,關於他的兩艘船功能性以及造型上的差異,他的兩艘船,一艘是以前捕魚用的,講求速度,所以船底設計是尖椎型容易衝破海浪,另一艘是休閒用的,講求平穩,所以船底設計平坦可以隨波起伏,我到是沒想過,光是船的設計還有這麼多學問。

 

Dennis在船塢租了兩個船位,每個船位的租金是60美金一個月,每艘船的底下都放著一個有輪子的架子,只要把架子銜接到卡車上的鐵勾,就可以拉著船到處跑,不過因為拉船車身會加長,過彎時得要預留轉彎空間,Dennis說他常常忘記,好幾次不小心刮到船身心疼得要命,逼得他每次得要在後照鏡貼上便利貼提醒自己。

 

卡車把船拉到碼頭邊,有兩個平坦的水泥道路通向水裡,這是專門給船下水的專用道,Dennis往後慢慢倒車,一直倒到船架沒入水中時,船就離開架子飄浮在水面上了,這時只要開車再把架子往岸上拉起來,就大功告成了,我一邊拍照一邊讚嘆,真是聰明的設計,就算只有一個人也可以搞定把船弄下水的方便設計,不過卡車得要四輪傳動的,不然沒辦法把船從水裡面拉上岸。

 

Cat Boat比我想像中小很多,白色的船身與精緻的木質船艙,小小的只能坐進四個人左右,看起來舒服極了。一出海Dennis 先教我如何啟動引擎跟掌舵,引擎結構很簡單,掌舵對我來說更是輕而易舉,船一開出去,他忙上忙下的把帆升起來,那是最困難的工作,他得測試風向,把繩子固定打結,他試圖教我怎麼辨認不同的纜繩,我聽得一頭霧水,只好說,太難了,我開船就好,他哈哈大笑,把舵完全交給我,專心把帆升起來,小船上在海面上平靜的前進,我這輩子坐了無數次的船,第一次掌握了自己的方向,感覺很好,真好.

 

升完帆他坐了下來,開始導覽沿途四周我們所經過的貨櫃船隻跟船屋,他顯然非常熟悉這個港灣的一切,滔滔不絕,從引領貨輪進港的Tag Boat到羅斯福總統搭乘過的軍艦,一個一個巨細靡遺的講給我聽,我專心的聽著,打從心裡感到佩服,這個老人家真不簡單,我笑說他應該去當史跡導遊,他還客氣的說他只是喜歡讀歷史而已。

 

氣溫很低,穿著羽絨大衣也沒用處,我的手其實已經凍僵了,天空暗沉著,Dennis說週末的舊金山通常有大批的帆船出海,但是那天連我們在內,海面上沒超過5艘船,他說真可惜沒讓我看到盛況,我連忙說沒關係,才說著說著就下起雨來了,Dennis連忙把帆收起來,一邊指揮我把船艙裡的雨衣拿出來穿,等我笨手笨腳的穿上,早就淋濕了,Dennis問我還要不要往前開到舊金山灣,我想都沒想就說好,他很開心的笑著說,真是很難得遇到我這樣不怕風雨不怕寒冷的女孩子,他說我讓他想起他最喜歡的一個堂妹,他開始說起他住在義大利的那些可愛親戚。

 

往前開不到半小時我就後悔了,並不是因為下雨或寒冷的關係,而是我突然有了尿意..悲慘的事來了,船很小,根本沒有廁所,老先生講到興高采烈,我不忍心打斷,只好憋著強顏歡笑 .

好不容易開到舊金山灣,我看著頭頂上雨霧中的舊金山大橋,悲喜交加;喜的是橋好美,霧好美,四周平靜得像是人間仙境,將近百隻的雁鴨排成一個不可思議的長列沿著海面飛行,我感動得快掉眼淚了,Dennis要我把引擎關掉,靜靜聽四周的聲音,我聽到每隔三十秒遠處傳來的一聲清脆鈴聲,Dennis說那是天使島上專為舊金山灣的帆船設置的,在霧中迷失的船,只要循著聲音開去會找到港口。悲的是,我好想上廁所,可是我們還在離碼頭兩小時之外的海上。

 

接下來,憋尿的我完全無法專心聽老先生講話,甚至有幾次不小心把船開離岸邊很近,被Dennis警告,因為岸邊有礁石,船會觸礁沉沒....老天保佑,雨下得更大了,Dennis看到我一身溼,笑容僵硬的樣子,大概怕我著涼,於是加快速度回到碼頭,廁所就在碼頭10歩距離的地方,我望著漸漸靠近的廁所心裡激動了起來...我終於要回到岸上了!

 

然而老天還是愛捉弄人,Dennis的船沒喬正,怕側邊撞到岸上,於是遠遠駛離岸邊再試一次,我站在船上看著遠離的廁所內心哭泣了起來,這樣的折磨重複了三次,終於靠岸了,我飛也似的奔向廁所,臉上已經分不清是雨水還是感動的淚水了...

 

紓解完畢,鬆了一口氣,我回到碼頭幫忙Dennis 把船上架拉回岸上,Dennis一直稱讚我是很好的水手跟同伴,我則是心虛回程時因尿急而分心,沒仔細聽老人家說話。不過我很好奇那麼這麼多玩帆船的人,想上廁所時怎麼辦?最後我還是忍著沒問Dennis,我怕一問他就要追根究底,知道我憋尿的事。

 

把船放回船塢,全身溼透的兩個人找了家咖啡廳喝了咖啡暖身後,Dennis才送我回家,結束了這段5個多小時的海上之旅。

 

在舊金山的大雨中,我有了這輩子第一次,哭笑不得、永遠難忘的帆船之旅。

tina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去年耶誕節時 Nana飛到遙遠的舊金山來看我,一起去了美國三大國家公園之一的優勝美地(Yosemite),也邀了房東Ammy跟她的好友Ming哥同行。

 

熟悉安瑟亞當斯(Ansel Adams)的人應該都知道,這位出生在舊金山的攝影大師生平拍的第一張照片就在優勝美地,從此之後一腳踏入攝影的世界,在30年代他拍下了一系列優勝美地的黑白照片,至今還是攝影迷們心中永遠的經典。

 

我卻是後知後覺,到了優勝美地才發現,我大學時代尊崇的大師,跟這塊國寶級公園的密切關聯。

 

我們在2005年的嚴冬開車進入優美的山谷,沿途有著美不勝收的風景,瀑布、河流、壯麗的冰河峽谷,我們住進有百年歷史的Wawona旅館(一晚180美金,只有兩張床跟一間浴室,沒有電視電話網路收音機),不過真的很美的老旅館,充滿拓荒時代的古老風味。

 

除了風景,優勝美地還有的名產,就是各式各樣的野生動物,最常見的就是鹿,不誇張,優勝美地到處是警告遊客要注意熊的標誌,到處給露營遊客存放食物的鐵櫃,住進旅館時我還簽了切結書,證明我在車子裡沒有放食物,否則若熊走進停車場熊破壞我的車子找食物吃,旅館概不負責.遊客中心重複播放著熊大肆破壞找食物的影片,看起來蠻嚇人的。

 

四個人走進山林小徑健行時,還一邊認真討論遇到熊該怎麼辦,結論居然還是裝死,雖然我一直覺得不太對,可是也不知道到底該怎麼辦,只好接受大家的結論(回來之後查了資料才知道,要把手上食物全部交出,然後安靜迅速的離開...裝死的話,大概真的會被咬死吧)....

 

大概冬天太冷了,沒遇到熊,但是卻看到不少鹿在山林漫步,還有兩隻不知死活的小鹿追逐嬉戲的時候衝到馬路上,差點被我們撞到,幸好Ming哥眼明手快緊急煞車,一車的人都嚇了一身冷汗。

 

而有些鹿大概已經習慣遊客的觀注,我們在山谷附近就遇到一頭美麗的公鹿,先是沿著馬路旁的小徑漫步,經過的車子全部被吸引,停在路邊欣賞這頭鹿,突然這頭鹿大喇喇的就走上馬路散步,這下所有遊客都樂歪了,下車拿著相機拼命拍照,鹿大概有點被煩到,走得愈來愈快,我和nanaAmmy三個人乾脆跳下車追鹿,Ming哥在車上留守,覺得很好笑,於是拍下這張追鹿三人組.

 

優勝美地的追鹿之旅,連安瑟亞當斯也會笑吧。

 

tina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聽說西雅圖是美國最適合居住的前幾名城市,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樣,這城市住了很多名人,微軟的比爾先生,星巴克創辦人舒茲、還有同學陳小貓今生的最愛張德培.

 

最初去西雅圖的旅行規劃,只有自己一個人,想搭Amtrak火車直接從西雅圖進入加拿大,後來同學吵著要跟,可是她沒有加拿大簽證,我不忍丟她一個人在西雅圖,所以五天都在西雅圖渡過,撐著雨傘在滂沱大雨中閒晃,慢慢的欣賞這個小巧、飄滿咖啡香的城市.

 

沒有嘩眾取寵的風景名勝,也沒有亮麗摩登的都會氣息,到處都是Starbucks跟連鎖咖啡廳,市中心的藝文活動看板大大的登上演奏家的笑臉,穿著光鮮整潔的人們在街上來來往往,這是我對西雅圖的第一印象,真是有氣質的城市.除了每天得想辦法把淋濕的褲管跟大衣烘亁之外,沒什麼好挑剔的,西雅圖的確很適合居住,空氣清新、街道整潔,風景美麗脫俗,沒有壓迫感,湖畔、街道、山丘、公園,到處都是可以散歩的地方.

 

天天走路散歩,走了五天,西雅圖印象由各式各樣散歩的記憶拼湊起來.

 

派克市場邊唱歌邊拋魚的魚販,世界有名(拍完這張照片我手上都是魚腥味,算是在派克市場留給我最難忘的紀念品)

 

派克市場旁的口香糖牆(Gum Wall),超噁心的藝術作品,很難想像有上千人的口水一起粘在牆上

 
;

第一家Starbucks,喝到很貴味道淡如水的拿鐵(星巴克迷不要打我,但是真的很淡又很貴阿)

 


48秒登上頂端的太空塔(Space Needle),夜景真美麗.<<br clear="all" />;

 

華盛頓湖跟聯邦湖遊湖,極凍之旅,在大雨中看見兩頭相依偎的美國老鷹(好大,超級大隻,但太遠拍不起來),船上導遊興奮的說,很少看到兩隻老鷹同時出現,天氣不好但你們運氣真好.<<br clear="all" />;

全西雅圖我最最最喜愛的地區,Fremont的藝術村,有著各式各樣的、奔放色彩豐富的放克(Funky)藝術作品,逛到不想回旅館了...


漂亮的華盛頓大學,還有旁邊密密麻麻便宜又大碗的餐館

 


Ballard Lock經由水匣穿梭湖海的大小船隻,還有美不勝收的夕陽

 

還有,市區有好多以可愛貓咪為主題的店舖,讓愛貓人覺得值回票價,而在荒涼的中國城時被黑人騷擾,這是我到美國之後第一次被人直接用歧視的言語攻擊.

我個人覺得非常有趣的一段,是參觀了拓荒者廣場(Pioneer Square)的地下城市(Underground Tour)之旅,見證西雅圖初期建立的各種荒謬可笑的錯誤建設,例如漲潮時會噴糞的馬桶,上下交錯沒有交集點的馬路,人可以走樓梯,馬車卻走過不去等等,西雅圖政府極力淹沒這段歷史,並想拆除當時還殘留的建築物,現由熟知歷史的工作者們全力挖掘史實,帶領遊客參觀已被大火摧毀、埋沒在地下的城市.

好像每個城市都有不想為人所知的過去,總有人想要極力淹沒,有人想要挖掘事實.我聽著導遊老先生娓娓訴說著,雖然英聽不好勉強聽懂七成,不過大致懂了,美麗的城市藏著醜陋的過去,也不過兩百年前,富有美麗的地上城市跟貧窮罪惡的地下城市,真的曾經共同存在西雅圖,這不是想像,也不只是電影裡才有的故事.

難怪這麼人喜歡住在這裡(特別是有錢人),景色濃淡適宜,人文氣味濃厚,連歷史都有層次.

在大雨中散步,欣賞充滿各種深度的風景,拼湊出屬於自己的美麗西雅圖,這真是一次濕淋淋的難忘回憶.

tina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這是我在西雅圖太空塔(Space Needle)拍下的夜景,西雅圖不大,但有著小巧精緻溫暖的夜景.而我在西雅圖也體驗到真正夜未眠的滋味.

到西雅圖機票買貴了,所以我選了住西雅圖Hostelling International YHA的四人房,就在著名的派克市場旁,非常的市中心,交通超方便.

通常如果要進行貧窮式的自助旅行,我大部分會選擇遍佈全球各地的YHA青年旅社,YHA有很多優點,例如便宜、所在處幾乎都在城市的市中心、比較起便宜價位的旅館,乾淨又安全,還有可以認識來自全球各地的旅行者,一般人以為這種旅社只提供給學生住,但其實它沒有任何年齡限制,我在京都的YHA就認識了一群從台灣專程來拍楓葉的老先生老太太攝影師.

 

YHA通常會提供公用廚房,有各式廚具與調味醬料,可以自己買材料下廚,省伙食費,我在紐西蘭的海邊小鎮TaurangaYHA遇過一群日本人,每天出海衝浪補魚,回YHA就自己煮海鮮大餐,他們在那美麗溫暖的YHA裡整整住了一個月,每個人都被陽光跟海水泡得黑亮亮的,讓人羨慕不已.

 

YHA也有所謂的交誼廳,可以看電視、看書等等,但是這也提供很多寂寞空虛的外國男女交流的機會,不管交流的是一夜情或是天長地久的情,我有有幾次待西雅圖YHA的交誼廳裡研究旅遊資料時,都會看到一兩個辣妹穿得超噴鼻血的清涼裝晃來晃去,等待凱哥上勾,外面天寒地凍,她們不冷我都替她們冷起來了.

 

YHA還有個好處是提供的旅遊資訊非常完整,從地圖、大眾交通路線圖,到當地的美食文化介紹等等,可以省去很多收集資料的時間.還有免費的早餐,樣式很多,簡單但營養豐富.

 

YHA當然也有壞處,雙人房費用較貴,便宜的房間是通舖,通常是六人房或四人房,得跟其他人共用房間,床鋪是大家熟悉的像宿舍那種的上下舖,還有浴室跟廁所也是公用的,說起來其實就像住在學校宿舍,什麼事都要自己來.

 

既然無法選擇室友,就會發生一些無法控制的小狀況,我們在西雅圖YH第二晚遇到的紐西蘭室友,就有點小狀況,兩個小女生每天跑夜店喝到醉醺醺回來,我是超級神經質,半夜被他們吵醒,要再入睡簡直是不可能,更慘的是其中一位小女生感冒了,每隔一小時就咳咳咳到天昏地暗,凌晨四點我絲毫無法入睡,只好睜大眼睛虛弱的問她要不要喝點水或吃藥,小女生根本沒理我,她咳完轉身立刻又睡著了,我受不了,只好爬下床到交誼廳去上網,外面下著大雨,這時候還有一位怪怪的黑人叔叔也在上網,他跟我說”Good morning! Are you sleepless in Seattle too?”,我愣了一下,笑了出來,心裡想著,對拉,我是神經衰弱的西雅圖睡不著拉,可不是什麼爛漫愛情電影裡的夜未眠阿...

 

一直到清晨七點才又入睡,早餐也沒吃,睡不到兩個小時就得起床去參加遊湖的行程,那天一直在神志不清當中度過,幸好那天晚上小女生Check out了,當一天的Sleepless in Seattle就好,可別再來第二次吧.

tina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離開舊金山之前去了西雅圖一趟,五天時間有四天在下雨,奇怪的是,不論走到西雅圖哪裡的觀光資訊,都宣稱西雅圖其實雨量很少,還排不進美國前幾名,並列出各個城市的相關數據證明...一直到去坐遊覽華盛頓湖的渡輪,雨下得超大,我在甲板上一邊淋雨一邊發抖拍著照,船上的導遊才不懷好意的說:「對,西雅圖雨下的不多,他們說謊,你們都被騙了吧...」.

 

去西雅圖當然不可以錯過重要的景點,就是經典愛情電影「西雅圖夜未眠Sleepless in Seattle」的 場景,渡輪遊程當中一定會帶遊客參觀的,就是電影中湯姆漢克住的船屋(Boat House)社區,根據導遊說法,照片中這棟綠色船屋就是電影的拍攝場地,(因為太冷了手一直抖,所以糊掉了,這時候才知道防手震的好處..)目前被來自紐澤西的一對夫婦影迷高價買下,但不知道有沒有真正住進去.

 

船屋是西雅圖很大的一個特色景點,目前被列為保護地區,而且不能再繼續興建,因為會造成海水污染,而這些船屋目前都有上百萬的價值,因應為數眾多的觀光渡輪與觀光客,幾乎每個房子的屋主都將將房子裝飾得非常有特色,很值得一看.

 

另一個場景是湯姆漢克與好友用餐的餐廳Athenian Sea Food,就在著名的派克市場(Pike Public Market) 裡,我們住的青年旅館Youth Hostel的旅遊資訊推薦了這家餐廳的海鮮料理,所以一放好行李我們就迫不及待奔去,走進去才發現這是電影場景,年代久遠的吧台與桌椅,連服務生都是白髮蒼蒼的老先生,隨便點了幾道菜,沒想到被老先生悄悄推翻,他神秘兮兮的湊到我們耳邊說,基於職業道德,他得要推薦我們真正好吃的餐點才行,果然老先生建議的兩道料理都超正點,真是不虛此行.

tina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美國電影跟美國影集一向是餵養我靈魂的重要元素,好不容易跑一趟美國,當然沒錯過可以走訪的電影場景,很多地方是到了之後才發現這是電影場景,也有一些地方是離開之後才發現那裡原來是某部電影的場景,跟大家小小的分享一下.

 

舊金山很美麗,很多文藝片在這裡取景,最有特色的是高高低低的山丘跟街道,所以也拍了不少刺激的警匪追逐片.我所知道以舊金山為背景拍的電影,包括希區考克的「迷魂記Vertigo」、休葛蘭的「懷胎九月Nine Months」、 艾迪墨菲的「怪醫度立德Dr. Dolittle」、史恩康納萊跟尼可拉斯凱吉的「絕地任務The Rock」、安海瑟葳跟茱莉安德魯斯的「麻雀變公主The Princess Diaries」...

 

在麻雀變公主裡,蜜亞公主開著老舊的敞篷跑車載祖母皇后到舊金山微服出遊,在某個山丘上車子爬坡爬不上去,往下滑之後撞到了叮噹車,皇后憑著機智冊封處理事故的交通警察跟叮噹車司機為「玫瑰騎士」,化解公主被帶進警局的危機.

現實中,舊金山倒是蠻常發生車子沒拉手煞車,或駕車的人沒注意而從山坡上滑下來的意外,所以舊金山所有停在山坡上的車子,車輪都得轉向內或向外,避免煞車不穩釀成悲劇.至於我遇過的叮噹車司機,每天打點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練成一邊招呼客人、一邊處理路邊不長眼的車子、一邊介紹景點、一邊搖叮噹鈴的好功夫,可沒電影裡形容的那麼好騙.

 

至於以戒備森嚴的惡魔島(Alcatraz Island)監獄為背景的「絕地任務The Rock」,叫好又叫座,The Rock就是Alcatraz的暱稱,整部電影都以舊金山為背景,在「絕地任務」之前,已經有一堆美國電影以這裡為拍攝主題,最著名的有克林伊斯威特的「逃出惡魔島」, Alcatraz Island 中文被翻譯成惡魔島,不知道是不是為了呼應舊金山的另一個天使島(Angel island,前美軍基地,現為州立公園),還是因為他主要關的是聯邦重刑犯.

 

惡魔島現在是舊金山金門休憩公園的一部分,每年都有大批遊客到訪,從漁人碼頭坐渡輪只要15分鐘就到了,船票還包含監獄的語音導覽,裡面有小小的展示館,除了展出照片之外,還有犯人跟獄卒的制服跟相關物品,讓人最驚訝的是犯人穿的衣服質料真好,看起來保暖又帥氣,一點都不像給罪犯穿的,在餐廳展示的還有菜單,有芹菜、馬鈴薯跟南瓜派,吃的還不賴,而監獄就跟電影上看到的一樣,小小的柵欄裡擺著床、馬桶、桌子,跟釘在牆上的衣櫃,唯一不太一樣的地方是摩肩接踵的人潮,滿滿的整個監獄都是帶著耳機聽導覽的觀光客,如果真遇到電影情節裡,像漢默將軍想要綁架觀光客來威脅美國政府發放撫恤金給陣亡將士的話,他得動用一連以上的士兵才能將觀光客全部關起來,

 

至於史恩康纳萊飾演的英國情報員梅森跟尼可拉斯凱吉飾演的FBI探員史丹立在舊金身街頭的追逐,就不用說明了,高低起伏的丘陵地形,製造的效果自然不同凡響,電影裡還有一段親情的片段,是梅森擺脫FBI之後,找到久未謀面的女兒,約在藝術宮(Palace of Fine Art)見面,見到面之後還是被FBI找到,史丹立為了顧及梅森的面子而對他女兒說是要找梅森合作辦案.

 

藝術宮是個會讓人驚艷不已的建築,這座宏偉美麗的雕塑建築,是為了1915年在巴拿馬舉辦的太平洋博覽會所建造的,表面上是要為了參與博覽會所搭蓋的臨時建築,因建築太美,在博覽會之後,居民反對拆除,所以保存下來,但因當初建造時用的是簡單不耐久的材料,經過幾年後,藝術宮慢慢被侵蝕,後來就舊金山市政府以水泥重新改建,才得以保存現今的風貌.

 

來舊金山找我的朋友幾乎每個人都最喜歡這個景點,很多在舊金山的華人都會挑這地方拍婚紗,雖然遊客如織,但是大多數的人不知道這座建築對於舊金山的意義,除了參與博覽會之外,還是為了跟世界宣告,舊金山已從1906年的大地震與大火中復活.

 

晚上加了燈火之後的藝術宮美到不行,要到這裡參觀的話,可以挑傍晚時,體會這座舊金山的歐式美麗建築的在視覺感官上帶來的震撼.

tina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 Feb 17 Fri 2006 00:20
  • 水母

在舊金山南邊兩小時半車程的地方,有一個海邊小鎮叫做蒙特雷(Monterey),因為舊日的罐頭工廠改建成林立的觀光商店跟海鮮餐廳,加上海邊美麗的風光,吸引了很多遊客來玩,蒙特雷有著漂亮的海灘,海鮮餐廳跟極度商業化的商店,吸引無數的觀光客人來人往,對我來說,並不是特別令人印象深刻的地方,但他有一個號稱世界級的水族館,也是熱門景點,卻有著有趣的展覽.

 

同行參觀的台灣同學一直嫌棄水族館太小,餵食秀不夠精采,但我還蠻喜歡這個小巧豐富的水族館,比較起來,或許沒有其他水族館華麗寬廣,或有某些號稱世界唯一或僅有的展出(台灣同學就是典型的喜歡"燒又大碗",最好還要世界第一,這樣才會覺得值回票價),餵食秀也沒那麼戲劇化,但若同學用點心思去了解水族館提供的訊息,蒙特雷水族館是一個非常教育化而不綜藝化的地方,她們用心的提供了隨身的魚類小卡片,告訴遊客哪些魚類很珍貴,哪些面臨危險,或瀕臨絕跡,要遊客到海鮮餐廳別點食這些魚類,這些平日人們不太注意的資訊.

 

水族館中我最喜歡的是水母館,展出了數十種各式各樣的水母,有毒沒毒的,這些美麗而邪惡的海中生物,在特殊設計的水族箱裡,像是外太空來的異形怪物般自由漂游著,看著這些特殊的構與精緻的線條,真是會讓人驚嘆不已.

 

幾年前去紐西蘭某個小鎮,一個人在海邊散步時,在海灘上看見成千上百被海浪沖上岸而死亡的水母,四周飄散著陽光曝曬的腥味,像一大片透明果凍的墳場,有個金髮碧眼的小男生無聊的拿著樹枝戳刺穿水母的身體,雖然水母已經都死了,我還是覺得很不舒服,急忙阻止小男孩,小孩對我扮了鬼臉就跑了,有些被沖上岸的水母還在掙扎,我用樹枝把她們撥回海裡,下一個浪打來還是被沖上岸,我不記得來來回回我撥回幾隻水母,但在那成片的透明屍體堆裡,我並不覺得恐怖,只是不了解爲什麼水母不游遠一點,這樣就不會被沖上岸死掉了.

或者是,我當時其實是目睹了一場水母的集體自殺?

 

我不記得我是否在其他水族館也花過這些心思去欣賞水母,然而記憶中的水母屍體影像跟蒙特雷水族館的美麗水母影像重疊,我看著這些奇妙的生物在水中舞動著華麗的身軀,儘管知道些生物有毒,心理還是愉快了起來,無論如何,任何生物還是活著的時候,自在優游的時候最美吧.

 

如果時間充裕,去蒙特雷旅行時,別忘了去水族館看水母喔.

tina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開始看芭蕾舞,源自於高中音樂老師的啟蒙.

 

六年級的人可能還記得一套漫畫芭蕾群英",我對芭蕾的基本觀念是從這漫畫來的,我已經忘記劇情,只依稀記得是一部很日式的立志漫畫,講一群舞者的競爭、學習、力爭上游,要努力練成原地轉24圈或36圈的艱難舞步,還有什麼大跳躍之類的故事,但我真正被芭蕾舞感動,卻是高中時的事.

 

高中的音樂老師叫王先生,在當時的中女中是著名的超級怪人,上課用台語教學,教學生用德文唱舒曼跟舒伯特的歌曲,他可以一邊唱歌一邊彈完一整首舒伯特的魔王,考試就從歌劇中擷娶段落,成績不好沒有關係,只要給他音樂會或芭蕾舞劇的票根,一張加5分.很多同學們會在背後戲弄嘲笑他的怪異,但我非常喜歡這個老師,他真的才華洋溢,我倒覺得他來教這些一心只想讀書考大學的小女生,真是糟蹋了人才.

 

因為他,我從此喜歡上歌劇跟芭蕾,我在女中的成績很普通,但音樂科目卻拿高分,因為當時從國外來了不少芭蕾舞團,從紐約中央芭蕾舞團到莫斯科芭蕾舞團,舞碼從睡美人、天鵝湖到現代芭蕾舞劇都有,看了幾場之後,這些專業舞者的姿態讓我迷戀不已,我不會跳舞,但我好愛看跳舞.

 

上大學出社會之後,看了非常多的舞台劇音樂會跟演唱會,買了不少歌劇CD聽,看過幾次現場歌劇演出,唯獨漏了芭蕾舞,空白了將近15年的時間,我沒再看過芭蕾舞劇.

 

到舊金山之前,就已經聽說舊金山芭蕾舞團是全美國最老的舞團,聲譽與口碑極佳,每年的耶誕節都會演出胡桃鉗的舞碼,我一到舊金山就迫不及待打聽12月開始的表演檔期,開演沒幾天,剛好Julia從紐約來訪,就跟我一起去看了這場胡桃鉗.

 

胡桃鉗的票價從美金18元、48元到200元一張都有,我買的是4樓陽台前端48塊的票,距離還是有點遠,但舞台場景可以一覽無疑,還算不錯的位置.

 

在美國看芭蕾舞劇是非常正式的場合,我本來還不以為意,進了歌劇院卻嚇了一跳,八成以上的觀眾都穿著非常正式的晚禮服跟西裝出席,連頭髮都是仔細梳理過,小朋友們都是穿著小王子小公主般的禮服,像是趕赴一場非常隆重的盛宴,我還沒看到跳舞,就先看了一堆眼花撩亂的晚禮服,我已經習慣看到平常亂穿衣服不修邊幅的美國人,一時之間還以為自己闖進了電影小說裡的場景裡.

 

大家耳熟能詳的柴可夫司基"胡桃鉗"芭蕾舞曲,講的就是耶誕節發生的故事,一個小女孩收到了客人送的耶誕禮物胡桃鉗士兵,在夜裡醒來卻發現自己縮小了,遭到巨大的鼠王攻擊,胡桃鉗士兵這時候指揮了其他士兵抵抗鼠王,在克拉拉的幫助之下終於成功擊退老鼠軍,胡桃鉗士兵變成了真正的王子,為了感謝克拉拉的幫助,王子帶著她拜訪各個不同的精靈國度,接受各種精靈的感謝,最後糖梅仙子送了克拉拉一個后冠,她也變成了精靈國度的公主,與王子共舞,耶誕節早晨她醒來,胡桃鉗士兵躺在她懷中,她回憶著夢中的場景微笑著.

 

很具有代表性的舞碼,華麗而豐富多元的舞曲,各式各樣精靈的角色,雪王跟雪后,糖梅仙子、蝴蝶蜻蜓,各國精靈等等,將芭蕾舞者挑戰人類軀體的美感發揮到極致.

 

我很好奇美國最老的舞團會如何呈現這樣的舞碼,結果出乎意料,沒有想像中的保守,首先場景的運用,人變大變小的布景,精靈國度的出現,舞台效果非常令人吃驚,服裝也是充滿想像力,繽紛絢爛令人目不暇給,舞者的演出更不用細說,獨舞跟團舞的部分都相當精采,我想著我空白的這些年,原來記憶中樸實、相當注重舞者舞姿的芭蕾舞,已經進化到連舞台戲劇效果都一起兼顧了,這場舊金山融合傳統與現代的胡桃鉗,讓我再度重新勾起對芭蕾舞的回憶.

 

看完之後又是念念不忘,到處推薦別人去看,同學們還笑說我簡直是舞團派來的說客,Zoe來舊金山時說喜歡芭蕾舞,我也慫恿她去看,果然她也愛上了胡桃鉗.

有空去看場芭蕾舞吧,真是讓人魂牽夢縈的美麗舞蹈阿..

tina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Julia來訪的某個天氣晴朗的下午,我帶著她在漁人碼頭閑晃,沿路有好多街頭藝人的演出,一個搭配音樂跳舞的大骷顱頭吸引了我們的目光,他正邀請一位給小費的老先生到他身邊,跳著跳著他突然脫掉老先生的帽子,開始咬他的光頭,四周觀眾笑到快要不支倒地,被啃著頭的老先生一點也不以為意,也笑得很開心.

 

笑到流眼淚的我也躍躍欲試,給了小費之後,骷顱先生請我上了他的小舞台,遞給我一根大骨頭,然後我依照他的指示,成為拿著骨頭的自由女神,看起來很蠢,觀眾又是一陣大笑.

 

緊接著我之後,Julia也給了小費,骷髏先生也請她上小舞台,給她一個擁抱擺完pose拍照之後,突不其然掐了她脖子,把她嚇得花容失色,讓旁邊的觀眾樂得笑到何不攏嘴.

 

骷顱得意洋洋的繼續在街頭跳著舞,逗著來自世界各地觀眾開心的笑著.

 

舊金山的街頭常常有街頭藝人充滿創意的演出,從默劇、舞蹈、樂器演奏到歌劇演唱通通都有,如果哪天你到了舊金山玩,看到喜歡的演出,別吝嗇,只給一點點小費,你一定可以得到驚喜而難忘的回憶.

 

tina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就要漂走了.

 

在舊金山的六個月

和我想像中的生活差距很大

以為很輕鬆的語言學校

多出很多莫名其妙的雜事

以為可以安靜反省自己思考未來

卻交了很多朋友開始不斷的應酬

以為可以體驗美國生活

卻還是活在華人的生活圈裡

吃著米飯討論台灣紛擾的政局

 

12月開始舊金山出現一連串莫名其妙的暴雨

一場雷雨打爆家裡附近的電箱

造成區域大規模停電

5000多塊台幣買的羽绒衣在洗衣店的洗衣機裡泡二十多小時整整拿不出來

後來雖然搶救回來但衣服還是發霉了

損失慘重

 

12月的行程被朋友的來訪填滿

陸續共有4個朋友來舊金山

從紐約飛來的Julia,從鳳凰城飛來的Zoe,在紐約修完電影課的咪,和從台灣飛來的nana

一個接一個

天氣很糟

出去玩常常被淋成落水狗一身溼透回家

儘管如此

我還是希望能賓至如歸

可惜還是無法滿足每個人

有人愛Museum有人愛Shopping有人純觀光蜻蜓點水

我喜歡的地方不一定每個人都喜歡

我不太在意的景點卻出乎意外的受歡迎

依據每個人不同喜號所安排不同的行程

也讓我嚐到當導遊的辛苦

過了比在台灣工作還要忙碌的一個月

 

2006年到了

nana在優勝美地國家公園過了美麗而平靜的耶誕節

新年因為太過疲倦無法出門

窩在家裡跟房東AmmyAmmy的好友Mingnana,還有哈雷Joe

看電視裡的煙火一起倒數

然後放沖天炮充數

一轉眼年底到年初最重要的節日都過完了

這才發現自己真的老了

老到對未來沒有什麼期待

老到新年想不出有什新希望新氣象

老到沒有任何心力或情緒過節

在台灣的朋友以為我每個節日都玩瘋了

其實沒有

我在美國的節日大部分是空白

也沒有特別感受到什麼濃厚的氣氛

清晨起床晚上睡覺

跟每一個需要呼吸吃飯的日子都一樣

 

舊金山暴雨接續不斷

濕漉漉的大雨像是要淹沒城市了

沒完沒了的下著

到處是傾倒的大樹

被雨水打落的樹葉

 

在台灣工作用腦過度造成的慣性失眠後遺症

讓我繼續在這個溼透的城市裡

反覆到清晨才能入睡

連作夢都夢到

我跟房子隨著雨水漂走了

 

我是要漂走了

倒數幾日

即將離開舊金山

在西岸的各個城市旅行

然後搬到有陽光的佛羅里達居住

曬曬發霉的衣服

 

舊金山還是會繼續下著雨吧

我會在夢境裡繼續隨著雨水漂流

也許會漂過我最愛的漁人碼頭港口日落

漂過美麗的海邊卡梅爾小鎮

漂過總是讓我留連忘返的嬉皮區

漂過39號碼頭成群慵懶的可愛海狗

漂過海德街碼頭公園的古老帆船

在叮噹車上看著燦燦耀眼的舊金山街景

白天與夜晚

叮叮噹噹

 

 

再見了

San Francisco

tina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好吧,看完夜景之後要請出食神了

 

住在舊金山是絕對無法瘦下來的,因為太多好吃的餐廳,世界各地的食物在這裡持續的被發揚光大,聽說全美國最好的廚師都集中在這裡,一兩個月下來,我會胖了三公斤也是情有可原,雖然只是吃了舊金山美食的冰山一角,還是把到目前為止的紀錄分享如下.

 

美國最普遍的食物就是漢堡跟三明治,我在這裡吃過最好吃的漢堡跟三明治,是在我房東太太的餐廳Big Joe吃到的,她店裡的美式食物正統到老外都讚不絕口,擇日再以另一篇文章好好介紹她店裡的食物.

 

這是電影裡常常見到的幸運餅乾(Fortune Cookie),舊金山的特產,聽說是一位日本花匠的發明,不知道為什麼變成了中國餐館的招牌點心,我在聖荷西第一次吃到幸運餅乾,裡面藏了一支上上籤,說我有幸運的驚喜要降臨,雖然只是好玩,還是覺得很開心.

 

為了謝謝房東太太Ammy的照顧,我請她到了一家去年得過美食獎的餐廳吃飯,這是北灘著名義大利餐廳Rose Pistola,我們點了他的招牌炭烤比薩,跟鮮嫩的羊小排,價位屬中高,除了侍者建議的紅酒喝起來稍遜又貴之外,食物簡直無可挑剔,餐廳也氣氛不錯,值得來嚐嚐.

 

這是嬉皮區一家叫做Cha Cha Cha的餐廳,聽名字就知道是火辣的熱帶島嶼食物,連女服務生都是穿著辣死人的小可愛跟短褲,幾乎每一道食物都是辣的,綜合加勒比海菜、西班牙菜,墨西哥菜的煮法,據說每天都更換菜色,辣歸辣,連我這個不太敢吃辣的人都覺得好吃,而且不貴,排隊排了一個鐘頭還是覺得值得.

 

Ammy的店裡的老客人John,開車帶我跟Ammy到舊金山對岸的美麗小漁村Sausalito玩耍,本來說好下午要趕回學校上課,結果John老先生開車太慢,害我只好翹兩堂課,不過老先生請我們去了一家海邊的餐廳Horizon吃飯,面對大海跟遠方對岸的舊金山街景,吃著超好吃的墨西哥玉米餅Taco,喝著馬丁尼,人生嘛,就是應該這樣享受.

 

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碰到一杯就讓我醉倒的調酒,Sir Francis Drake飯店頂樓星光室的"終極馬丁尼(Ultimate Martini,混了很多基底烈酒,還能如此順口,不得不佩服酒保的功力,我幫其他同學點了不同的創意調酒,包括叮噹車(Cable Car)之類的較花俏的調酒,都調得很好喝,值得掌聲鼓勵鼓勵.

 

 

國父孫中山曾經在舊金山的中國城出沒過一陣子,這家小小又不起眼的三和粥粉麵就是國父來吃飯的地方,衝著國父留下的痕跡,我當然也要去吃吃看,沒想到是一間很舊又很小的餐廳,賣的是廣東菜為主的粥阿,麵阿,炒飯之類的,味道也不賴,春捲跟粥很道地,但非常便宜,一盤大約4-5元不等,在舊金山算是超級物美價廉,許多老外遊客也都都慕名來吃,國父的影響力還真是偉大,連吃過的餐館都可以保持百年生意興隆.

 

舊金山是真正的海鮮天堂,漁人碼頭的螃蟹大排檔,絕對讓老饕們流口水兼流淚,路邊清蒸的大螃蟹以磅秤重,每磅8塊錢,大約10塊錢美金就可以吃到一大隻現煮的肥美螃蟹,買了之後煮蟹的師傅會幫你把螃蟹分屍把殼敲碎裝載盒子裡,許多人就在路邊站著坐著蹲著吃了起來,非常的路邊攤的吃法,儘管天氣很冷,大家有螃蟹吃,就超級滿足了

 

最後就是絕對不可錯過的甜點-冰淇淋與巧克力!舊金山的漁人碼頭的吉拉迪利巧克力工廠,可以吃到超好吃的冰淇淋,淋上溫熱的巧克力,還有包裹巧克力的草莓,喜歡甜點的人絕對不可錯過~

 

tina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我看過許多大城市的夜景,每個城市有不同的風味,台北、高雄是家鄉、香港是繁華繽紛、上海是超現實、新加坡是規律、紐西蘭首都奧克蘭是淳樸、東京有霸氣、札幌很寧靜、馬尼拉很吵雜,而舊金山,舊金山的夜景真美,燈火閃耀讓人屏息,從各個角度欣賞,各有不同況味的溫暖與幸福感,儘管只是過客,我還是由衷喜歡上這裡的夜景。

 

從的星光屋(Star Light Room)看出去的雨夜景緻,星光屋位在舊金山市中心一間年代久遠的老飯店Sir Francisco的最高樓層,是個有個小小舞池的酒吧,入場券5元,只要點一杯雞尾酒就可以坐整晚,客人平均年齡40歲以上,房東Ammy帶這我和同學GinaMike一起去玩,可是音樂真的太老又太慢,很難跳舞,不過那些老客人大部分都跳得很開心,特調的雞尾酒很好喝,而且不貴,才10塊美金,我點了一杯"終極馬丁尼"後勁超強,讓我隔天宿醉一整天,自認酒量好的人下次一定要來這裡挑戰看看。

 

從雙峰( Twin Peaks)看出去的夜景,這裡是舊金山最著名的夜景景點,可以鳥瞰整個城市燈火輝煌的景象,所以也是情侶的最愛,當然這裡可以看到更多形式的情侶卿卿我我,男同性戀、女同性戀跟異性戀情侶各佔有一席之地,也成為雙峰的特殊景緻之一。

 

從熱鬧的市場街往金融區看,夜晚的高樓大廈也是燈光燦爛,金碧輝煌,摩登的大樓林立,從這裡可以深刻體驗到舊金山新舊文化交接融合的城市特色。

 

再來是華燈初上的漁人碼頭,某天下午老師帶我們到漁人碼頭做校外教學,同學跟老師都離開之後,我一個人在漁人碼頭閒晃,氣溫很低,低到我不停搓手呵氣才不至於發抖,趁著還有陽光,我一邊靜靜坐在海岸邊等著日落,一邊吃著巧克力讓身體暖和,看著天色漸漸暗下來,城市的燈光在我眼前亮起來,點著燈火的船隻一艘艘駛進港口,海邊的燈光美到令人想流淚.

 

舊金山萬家燈火的風情,無與倫比。

 

tina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真正令人期待的,是舊金山舉世聞名的卡斯楚街萬聖節變裝派對,卡斯楚是著名的同性戀街,每年的萬聖節在這裡都會聚集大批的人群,穿著各種創意變裝在卡斯楚街上出現,當然也包括變裝成妖姬們的美麗男同志,每年舊金山政府都會將卡斯楚附近的街道封鎖,所有車子跟大眾捷運系統muni都不能進入,且因為前幾年人潮洶湧出過很多意外,舊金山也特別出動大批警力維持秩序,今年在入口處還檢查入場群眾有沒有攜帶武器,有酒精的飲料跟玻璃瓶都不准帶進會場.

 

雖然很多人都說萬聖節當天的卡斯楚愈晚越好玩,但我和同學還是早早就到了,每個人都是輕裝打扮,打算應付晚上洶湧的人潮,警察封鎖了至少五條街道,有三個大型的舞台跟DJ群分別架設在不同接道的入口,到處是穿著變裝衣服聽著音樂跳舞的人群.

 

才晚上七點,人開始不斷湧進來,幾乎每個人都有變裝,有人只是簡單帶個帽子或面具,有人精心打扮成鬼怪,妖怪,精靈,電影裡的人物,還有各式各樣奇怪的人物,有的是情侶、有的是全家大小出動,你不得不佩服這些美國人的創意跟用心,有些甚至不輸給電影的化妝術,血漿噴得滿臉,看起來跟真的一樣,超級利害,趁著人還不多,我和同學開始尋找獵物合照,沒人會拒絕我們,大家都很樂意合照,因為愈多人要求合影的,愈能證明她們的裝扮受到肯定,不過最受歡迎的當然還是同志們裝扮的美麗妖姬,比真的女人還美.

 

九點不到,人潮已經塞滿街道,許多擠不進來的人沿著欄杆旁邊走,又變成另一波人潮,我已經走累了,何況我個子矮所以根本看不到前面的路,所以我和同學乾脆站在路邊看著人群走來走去,只要經過眼前的扮相不錯,就拉住拍照之後再放人走,這樣輕鬆一點,但人真的太多了,多到太恐怖,我決定早點烙跑回家,以免到時走不掉.

 

沒想到悲劇真的發生了,我們花了將近40分鐘的時間,費盡千辛萬苦好不容易擠出人群,才晚上10點,走進最近的muni車站,又是滿滿等車的人潮,等了一會,警察用黃繩(犯罪現場用的那一種)把月台入口圍住了,不讓其他人進入月台,在裡面的人也出不去,等了將進一小時,警察伯伯宣布所有Muni車子都不來了,叫大家走出車站找公車,我一驚非同小可,我不知道從這裡要怎麼搭公車回家,我也沒帶地圖,只好隨便抓了一個警察問,他也是一問三不知,只叫我走出車站去找找.

 

結果一出車站,回到滿滿人潮的街上,我根本搞不清楚方向,哪裡有可能看得到車子,這裡連人要走進來都有困難,我沿著路亂走,心想得要先離開這鬼地方,走了15分鐘,看見一輛Muni停在路邊,許多人像逃難似的擠進車裡,其實Muni有分很多路線,我根本不知道這輛車子會開到哪裡,還是不管三七二十一也跟著擠上去,更好笑的是,有人在車上問說車子要往哪走,滿滿一整個車廂的人都面面相覷,沒人知道答案....實在太神奇了...

 

我運氣很好,車子的終點站就在學校附近,有一班公車就可以直接到我住的地方,結果等我回到家,已經半夜1點了,累斃,想想我也才玩了兩個鐘頭卻花了三個鐘頭回家,天阿..

 

很難想像像舊金山這樣的大城市,大眾捷運系統居然會在這樣大節日跟大活動癱瘓掉,相關單位的應變能力不佳,也沒有備案,幾乎每個大眾運輸系統的司機都被市民跟遊客罵到臭頭,隔天看了新聞,才知道原來萬聖節晚上一共有30萬人湧進卡斯楚街道,比去年多了二十萬人,難怪交通運輸計畫無法承受.

 

不過總算是看了好多經典的變裝造型,真是有驚無險的萬聖節阿.

tina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騎哈雷車帶我出去玩的Joe雖然憨憨的,他的哥哥Dennis卻是個狠腳色,Dennis人非常好,他知道我在學英文,所以慢慢跟我聊,他說他好朋友曾經在台北教英文,所以覺得台灣人很親切,他認真寫下幾部美國經典電影的片名,叮嚀我去找來看,說可以幫我練習英文,最讓我驚訝的,是他對台灣跟中國大陸的歷史非常了解,他知道中華民國跟中華人民共合國的歷史,一般美國人連台灣在哪裡都搞不清楚,他卻知道中國近代幾次的革命,大陸跟台灣的微妙關係,讓我非常非常的吃驚。

 

吃完飯Dennis問我想不想看他的收藏,難得遇到機會我當然說好,於是Joe載我騎去Dennis家,這次可不是騎舊金山的普通街道,是騎到高速公路上了,在時速65英哩的公路上跟車子一起飛馳,天阿,坐著哈雷上高速公路,跟作夢一樣,我只聽得到耳邊呼呼的風響,還有哈雷機車低沉的引擎聲音,簡直是要飛起來的感覺,超級刺激,還好Joe體積夠大幫我擋住風,不然我一定會被風吹走。

 

到了Dennis家,又是一個大驚奇,他家有兩個大倉庫,收集了大約20 輛的古董機車,不包含那些只剩下支架的廢棄機車,他有一個超級完整的材料與零件庫,這些精美的古董機車都是他一點一滴拼湊重新修理完成的,我像鄉巴佬一樣一輛一輛仔細的欣賞,1939-1970年代的古董機車,稍微認識了每種形式的古董車名稱,Dennis讓我試著坐上每輛車感受,我把有限的英文讚美形容詞用完了都還是不夠用,天阿我進了一個寶藏區。

 

Dennis見我看得津津有味,問我想不想看其他的收藏,我猛點頭,結果他帶我去了另一個倉庫,裡面是一艘船,100多年前維多利亞時代的蒸氣船,他開始示範蒸氣運作的原理,很複雜,我記不住步驟,但幸好國中理化學得不錯,基本的原理我還懂,我問他這艘船還能航行嗎,他自傲的說他常帶兒子坐這條船出海,他說下次他們出海要邀請我一起去,我當然是求之不得,坐著百年前的古董船出海,這可不是隨便都能有的經驗。

 

最後Dennis給我看的收藏是一輛在007龐德電影裡出現的Auston古董車,他提到車子的特色是車身很輕,每一輛都是義大利師傅手工打造的藝術品,所以每一輛都不太一樣,引擎則是依據每輛車的車身再特別量身訂作的,全世界限量生產1000台左右,是非常非常稀有的車子,Dennis也讓我坐進車子裡摸摸方向盤過過癮,儀表板跟椅子都是真皮的,空間很大,我東摸西摸老半天,直到滿意了才走出來,Dennis說他車子還能完全整修好所以不能開上路,但總有一天他會修好的。

 

我雖然不懂車子,但一天下來真的是大開眼界,我跟Dennis說我一定要把這次的參觀經驗寫在我的blog上給朋友看,他直說好,還很高興的跟我要了blog的網址,他說看不懂中文沒關係,他可以看看圖片。

 

Dennis跟他的兒子Dominick很開心的在工作室讓我拍下合照,這是我到美國來認識的第一對父子檔朋友,我很期待下次跟他們一起出海去~

 

不過Joe很可憐,他帶我出去玩,我只跟他講不超過20句話,跟他哥哥至少講了200句以上...沒辦法,我英文程度有限,只有哥哥這樣的狠腳色才能讓我進入狀況..真是抱歉了,胖子Joe

 

tina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一切都是從一場誤會開始,房東太太Ammy知道我想認識美國人練習講話,所以她也絞盡腦汁要介紹白人客人給我認識,我在她店裡認識裡幾個白人老先生,偶爾見面會打個招呼,但沒有聊很多,某天Ammy突然跟我說,她的朋友Joe想騎機車帶我出去玩,我一開始以為是她的客人一個白髮老先生,我還想說這老先生真時髦,我對老人沒戒心,隨口就說好,結果沒想到Ammy說的Joe是某天在店裡跟我擦肩而過,匆匆打個招呼而已的建築工人,我有點遲疑,因為不認識,Ammy 跟我打包票說他人很老實,是她的好朋友,我才勉強答應,但又很忐忑。

 

我答應之後,Ammy帶我去Joe家拜訪,Joe就住在她店旁邊,車庫一開,我傻了,兩台凱迪拉克的古董車,一台嶄新的哈雷機車,哈雷,天阿,我作夢都沒想到,美國工人薪水很高,這位先生把所有的錢都拿來買古董車了,Joe笑嘻嘻的說他會幫我準備好皮衣跟安全帽,星期天一早就來接我,可是他怎樣也講不清楚星期天要幹麻,只說要去見另外一些人,後來Ammy告訴我說,Joe腦筋不好,很老實又很遲鈍,所以常常搞不清楚狀況,所以也沒女孩子要理他,我想也是,他長得很像電影裡義大利裔黑手黨的小嘍囉,講話不太清楚,一聽到我答應要跟他出去,他笑得眼睛都瞇起來,講話也結巴了...果真不太有女孩子緣的樣子。

 

接下來才真的像作夢一樣,Joe沒搞清楚的活動,去見另外一些人,並不只是一些人,是舊金山T.A.哈雷車隊,我真不敢相信,我居然參加了舊金山一年一度的古董機會聚會.

 

星期天早上9:00Joe準時來接我,穿上皮衣帶上安全帽,他開玩笑說我已經變成加州女騎士了,我們先跟他的朋友RayGina碰面,Joe騎的是全新的哈雷機車,Ray騎了一輛1950年出產的老哈雷,兩輛車並排騎在街上,已經很引人注目,到那時為止我還以為只是他們幾個有機車的朋友要碰面,結果一騎到集合的咖啡店外面,我的天阿,接近200輛各式各樣的機車聚集在一起,古董機車為主,其他就是各式各樣的哈雷機車,重型機車,還摻雜幾輛Yamaha的小綿羊,幾台偉士牌,大部分騎士都是皮衣重金屬裝,男女都有,我看得下巴都要掉下來了,沒有一個東方臉孔,週遭的遊客跟行人拼命拿相機在拍這難得一見的畫面,厚重的引擎聲音此起彼落,我這才知道我參加了一場非比尋常的聚會.

 

10點左右,龐大的車隊開始朝第一個定點出發,因為數量太多,所以分成好多批出發,舊金山市中心的街道整個被車隊佔領,引擎聲響徹雲霄,不論開車還是走路的人全部都被吸引,我坐在Joe後座,想著我以前也是用那樣充滿羨慕跟好奇的眼光看著哈雷騎士,現在我穿著皮衣成了注目的焦點之一,有些東方老先生老太太還用匪夷所思的眼神看著我,搞的我覺得很好笑,不過行人的各種反應很好玩,有人微笑有人皺眉有人竊竊私語有人大聲跟騎士打招呼,沿路觀察覺得超有趣。

 

車隊離開市中心,速度加快,車隊開始分散,我開始專心欣賞騎在我們附近的車子,每一輛造型都超炫,騎士們騎過我旁邊都會微笑打招呼,另外我也注意到騎士們獨特的打招呼、轉彎用、警告等等用的手勢,非常有趣,機車騎士有自己的規則系統跟語言,跟台灣亂竄的機車大隊不一樣,他們有禮貌而且相當注意安全,不過大概是因為古董車的關係,很多車到一半就拋錨了,沿路看到不少努力在發動車子的騎士。

 

騎了約40分鐘,到了舊金山近郊聖布魯諾的山上,騎士們把車子一輛一輛停整齊,開始欣賞別人的車子,互相交流經驗跟意見,我真是大開眼界,很多是全家大小出動,有的車裝有側邊的連結車(Side- Car),專門載小朋友,有的車畫了美麗的圖案,有的一看就知道是珍貴的古董車,教Joe騎機車的師父Dennnis跟他14歲的兒子,跑來打招呼,我跟Danny說我在台灣只騎過小綿羊(他們叫做Scooter),他果真是專家,開始跟我介紹各個年代的古董車跟車子的特色,很多專有名詞我聽不懂,只好嘗試辨認車子的各種不同部位,一趟看下來真的是大呼過癮,我雖然不懂機車,但可以感受到這些人對機車的熱愛跟熱情,看到別人的機車獨特精緻的地方,會毫不吝嗇的給予讚美,當自己的車子被讚美,也會絲毫不保留的說明拼裝或改造的過程,我想這也代表了某部分的美式生活,除了工作之外,熱愛某種事物投入全部的心力與精神,盡情享受,很令人羨慕。

 

交流大約一小時之後,車隊又朝著下一個定點出發,騎回舊金山的途中,正巧遇到Nike舉辦的為乳癌而跑的女子馬拉松比賽,沿路看到好多的選手跟加油隊伍,除了播放熱鬧的音樂為選手加油,還有大型布偶搖旗吶喊,有幾個選手看著車隊經過,開心的搖手打招呼,有個長髮漂亮的女選手拋了個飛吻給我,真可愛,騎了約40分鐘回到舊金山著名的風景點雙峰( Twin Peek),這個山峰可以一覽舊金山全景,一輛一輛的巴士載來大批遊客,這些遊客在巴士上就拼命拿相機拍車隊,一下車連風景都沒看,就被吸引到車隊旁邊欣賞車子,小小的風景點被擠得水洩不通。

 

大約半小時之後,車隊慢慢解散了,JoeDannis父子帶我去吃好吃的義大利餐廳,我的機車之旅到此告一段落。

 

 

tina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Pearl媽很愛打高爾夫,在台灣每星期都要去打一次,美國的高爾球場又大又漂亮而且不貴,Pearl家旁邊就有一個San Jose Municipal Golf CoursePearl媽當然不肯放過這種機會,我從來沒有去過高爾夫球場,就當了跟屁蟲去開開眼界。

 

Municipal不用會員制,非假日打一場球收費是33美元,假日47美元,這樣到底便宜還是貴我也不知道,有打高爾夫的人可以比較一下,而且62歲以上老人早上九點前進場只收20元,大概因為對老人特別優惠,球場裡有許多年紀較大的老人家。

 

一早起來San Jose的氣溫還很低,但陽光曬著很舒適一點都不冷,我和Pearl不打球,就陪著走完18洞,順便充當球童跟翻譯,聽說在台灣陪打的人進場要收費,在美國倒是不用,Pearl媽這場球跟了三個老外一組,都是男的,兩個愛搞笑約50來歲的白人,一個有禮貌的拉丁裔年輕人,三個人打球速度都很快,搞得Pearl媽很緊張怕追不上,一直嫌棄我跟Pearl這兩個球童速度太慢不夠專業,最後寧願自己拉球杆好追上其他人的進度。

 

天空是透明的藍色,綠色的球場好大好漂亮,到處是又高又美麗的大樹,有一整群的鴨子從池塘走到草坪上曬太陽,目中無人的走來走去,我一直納悶著,這些鴨不怕被球K到嗎?雖然機率不大,但我覺得一定有鴨被K過,因為鴨的數量也未免太多,草地上還有很多松鼠跑來跑去,到處找果子或草吃,模樣很可愛.我們慢慢跟著走,一邊欣賞美景一邊看著四人打球。

 

Pearl會打高爾夫只是不愛打,而我則是對高爾夫一竅不通,一點規矩都不懂,沿路就亂問一通,像是要幾人一組打球,誰先打誰後打,什麼是標準杆,男女發球位置,上果嶺的規矩等等,有了簡單的常識之後,這才知道為什麼有這麼多人對小白球這麼著迷,這真的是蠻優雅的運動,充滿君子之爭的況味,也才知道為什麼打高爾夫是非常好的social場合,四個人一組走完18洞,很難不產生互動建立感情吧。

 

相對於有禮貌但沉默寡言的拉丁裔年輕人,兩個老白人話就很多,沿路跟我們哈拉亂聊,其中一個比較活潑的老男人,對於Pearl媽有兩個隨行的球童這件事顯得非常不以為然,因為美國人打球都自己扛球杆,很少有球童,所以他一逮到機會就開玩笑的說:你老闆(Pearl)付你多少錢?要不就叫我們去整理沙坑,等我跟Pearl認真的要跑過去,他就又把耙子搶回去自己整理,美國人很有趣,老了還是很愛鬧。

 

老男人開玩笑歸開玩笑,一拿起球杆就很認真,Pearl媽上了果嶺推杆不太容易進洞,老男人當場糾正她的姿勢,後面幾洞果然就順多了,後來才知道原來老男人是史丹佛大學高爾夫俱樂部的推杆教練,趁休假來打整場球,也順便幫Pearl媽上了一課。

 

走到第九洞我已經累了,開始啃背包裡的月餅跟糖果,很想在草地上躺下來睡覺但不行,躺下來會被球K到,被K到會死翹翹,而且San Jose中午的太陽開始發威,我和Pearl拼命躲到樹蔭底下,脫了外套還是一直流汗,陽光強到眼睛無法張開,老男人開始嘲笑小女生體力真差,我們自己也覺得好笑,打球的人都沒說累,反而是陪打的人先陣亡。

 

終於打完十八洞,對著日正當中的艷陽,我又累又餓,祇不過走路而已怎麼這麼累阿,老男人過來給我一個擁抱,說我是Good Girl,感覺好像在稱讚小狗,大家握手、擁抱互相道別之後,和PearlPearl媽去中國餐廳吃飯,吃完我又陷入彌留狀態,一回到家下午一點,立刻陷入深深的睡眠中,一覺醒來已經是晚上八點。

 

我又調回台灣的時差了,馬的。

tina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開車前往舊金山找房子那天正好是周六,在路上Pearl接到張太太的電話,邀她去家裡吃晚飯打牌,Pearl很猶豫,一方面她不喜歡這樣的社交場合,一方面她也不太會打牌,考慮了一下,因為Pearl媽難得來美國一趟,她還是決定帶我們去見識一下舊金山有錢華人的生活世界,邀請她的主人張先生剛選上國民黨中央委員,是Pearl的採訪對象,早年到舊金山藉著炒房地產而致富,現在的事業版圖除了舊金山之外,還延伸到東京、漢城、台北、上海、北京繼續炒地皮,有錢的程度不難想像。

 

傍晚六點多開進豪宅社區,延伸的道路遠方就是映著夕陽的海.兩旁是獨棟的大房子,景色極佳,張太太家對面的那一戶中南美洲人家正在開派對,從庭院傳出小朋友的尖叫笑聲跟熱鬧的音樂舞曲。

 

Pearl的白色喜美開進張太太家的停車場,已經有一輛賓士500Lexus停在裡面了,我們三個為了找房子都穿得非常隨便,PearlPearl媽都穿運動衣跟拖鞋,我穿了一件粉紅色米老鼠頭的長袖T恤跟牛仔褲,早上沒力氣整理的頭髮亂翹一通,連口紅都沒擦,看起來跟遊民差不多,本來有點介意,想了想後其實也無所謂,我在這裡是nobody,何必在乎豪宅主人怎麼看待我。

 

一踏進庭院就是兩大缸鯉魚池,Pearl說光是這兩缸每個月的水費就要美金$1000,大門一開,因為Pearl都是星島日報的資深記者,張先生張太太還有張少爺都出來迎接.一進客廳我就倒抽一口氣,簡直就是美國電影暴發戶家庭的場景,到處金碧輝煌不用說,牆上掛了一顆麋鹿頭的標本,地上舖著連著頭的豹皮地毯(嘴巴張大露出牙齒那種豹頭,我的媽,居然真的有這種東西),一米高的超大中國花瓶裡插滿孔雀羽毛,走進飯廳,牆上掛著牡丹花開的水墨畫,中式的餐桌鑲嵌華麗的玳瑁,金光閃閃,閃到我眼睛都快張不開了.飯廳的落地窗戶看出去,樓下還有一個超大的庭院,我沒力氣去細看,時差太嚴重,一整天下來我一直在暈眩當中,走路都覺得路是傾斜的。

 

餐桌上已經有兩對夫婦坐好在等我們了,應該是賓士跟Lexus的主人,都是張先生的牌搭子,一看就知道都是有錢有閒的人,大家坐定之後,Pearl介紹我跟Pearl媽給其他人認識,Pearl說我來唸語言學校,其中一位客人興沖沖的問我念哪一所,我說City College,她說喔,City college阿,眼睛微微瞇了起來,然後就轉頭繼續跟上別人的話題。

 

那句"喔,City College裡面有某種意涵,這種微妙的反應,我突然意識到一些奇怪的氣氛,但猜不出來怎麼回事,只好乖乖低頭吃飯喝著金色酒杯裡的紅酒,一點都沒有食慾,怎麼到了這麼遠的地方還是不小心又參加了跟陌生人的應酬,真討厭。

 

餐桌上大部分是台灣人,兩個上海人,張少爺是ABC,我安靜的聽餐桌上的話題,從陳水扁、馬英九的笑話,延伸到張先生的委員競選,又到了中國大陸各地旅遊的經驗,最後到了誰家孩子上了史丹佛,誰家讀了柏克萊大學等等等,我這才恍然大悟,City College是登不上檯面的學校,何況我又是申請語言學校,女客人的"喔"意思,延伸翻譯就是"喔,居然去唸City College那麼遜的學校阿,應該也是不值得交談的人吧",我在一瞬間千軍萬馬的感受到海外有錢華人世界的勢利與傲慢,還好他們的冷淡放在我身上起不了什麼作用,我本來就想來這裡當nobody,那種傲慢在我眼中看來反而變成自以為是的笑話,大人物我見多了,只是多幾個臭錢就勢力眼,這種人也太自不量力的吧。

 

吃完飯一群人走到地下室的超大的娛樂室去,吧臺上有放好的點心跟水果,旁邊有60吋的液晶電視,卡拉OK設備,兩個牌桌已經準備好了,牆上還用紅紙貼著感恩聯歡晚會幾個字,應該是張先生當選時在這裡辦過晚會吧,PearlPearl媽分別坐進牌桌打牌,我不會打麻將,張少爺可開心了,直說太好了有人陪他一起唱男女對唱的情歌,媽的我真的累到快瘋掉,聲音一點都出不來,唱歌根本就像雞叫,拿了歌本,最新的歌大概是梁詠琪的短髮跟張惠妹的聽海,而且播放的設備是好大一張雷射唱盤,換一首歌就要換一片唱盤,我懶得點歌就跟張少爺說你就點男女對唱的歌吧我全部奉陪,流言、明明白白我的心、廣島之戀、選擇,我陪著張少爺把大家可以想到的10年以前的對唱情歌全部唱完,整個人都快虛脫,一直唱到沒聲音了,才停止了雞叫的可怕演唱會。

 

張少爺非常貼心的送上果汁,開始跟我東扯西扯他在東京、漢城、上海的事業,從大亞洲區的經濟狀況聊到韓劇,再聊到日本男人跟韓國男人的好色,我眼睛都快睜不開了還能跟他瞎扯,我真是太佩服我自己了,聊天當中我不時感受到從牌桌上射來冷冷的眼光,張太太就坐在我斜對面,一抬頭就會緊緊盯著我跟他兒子的互動,她心裡大概在想說你這個拉蹋又沒地位的小女生離我兒子遠一點吧,我心理覺得好笑,這些人心理就只會盤算著所謂的門當戶對,我實在厭倦這些有的沒有的價值觀,也懶得跟這些人打交道,反正我是nobody,以後不會再出現,張太太你就安心的打牌吧。

                       

聊到一半來了一位據說是美容專家的女人,臉上的妝卻化得很可怕,她一聽我在台灣做公關,立刻就黏著我問東問西,說可不可以幫他在台灣做一些宣傳,她開使列舉她在大陸的演講經歷,在美國做的色彩研究等等,我一聽更是無力,我來到了舊金山,還是脫離不了公關產業的荼毒,大家把你當神一樣,以為做個活動或宣傳就可以聲名大噪,我敷衍了幾句收下她名片時,張少爺的另一個朋友來了,又遞過來一張名片,上面寫著史丹佛大學法學博士候選人、北加州台大校友會會長等等一堆的頭銜,我懶得看完就收進口袋裡,我的腦袋因為時差變成醬糊,這些奇怪的人讓我頭更痛了。

 

接下來我幾乎是在彌留狀態中陪兩位公子玩大老二,我根本沒用腦袋的亂玩,沒想到史丹佛博士卻輸的慘兮兮,張少爺贏了一直興奮的大笑,我分數在中間,太累了所以臉僵掉了,笑不太出來.只能不停的偷偷看錶,不知道何時能脫身。

 

好不容易挨到PearlPearl媽從牌桌上起身,已經將近午夜一點,結果兩人居然都贏了錢,張先生苦著一張臉笑說阿真是不能小看祖國來的客人,客人們互相告別,走出門外,氣溫好低,我縮著脖子鑽進車子裡,還是一直發抖,短短幾分鐘腳就凍僵了,這時才感受到舊金山日夜溫差的威力。

 

San Jose的路上,突然有很多感概,這群人在西方世界落地生根,然而還是繼續結集成龐大的華人社群,尋求與自己家鄉類似相同的事物來填補空洞,吃著中國菜,週末邀集牌搭子打麻將,唱卡拉OK,除了拼命賺錢之外還得結黨結社,拼命在華人的組織裏要贏得名聲或地位,然後繼續談論遠方祖國的新聞或笑話,我在他們的談話裡一直感受到他們想要尋求的歸屬感與認同,不論來自中國大陸或台灣,然而不論怎麼努力還是輕飄飄的落不到地面的感覺,因為他們畢竟不是真的美國人,而離開家鄉也太久太遠了,即使有很多的錢可以揮霍跟享受,日後她們的子孫一代一代在這個土地成長後,會慢慢稀釋掉種族的認同,然後從華人的血脈中漸漸消失,那是必然的,我能預見的未來景象。

 

Somebodynobody,都不重要了,時間過去,都還是要埋進土裡腐爛的,所謂名利也會漸漸消失,人,還是謙虛一點比較好吧。

tina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很乾淨的機場,海關極有效率,對遊客很友善,面試我的官員是一個華裔帥哥,問了我來舊金山的目的,我說來學英文,他就用ABC腔的中文教我印指紋,照相,很快速的過了關.連海關都跟我講中文,這是怎麼一回事?

 

進了接機大廳,第一個印象是東方人真多,天阿真是多到不知如何形容,到處都可以聽到有人中文、台灣話、廣東話交談,這是美國嗎?怎麼好像沒有離開台灣的感覺.跟同學Pearl約好來接機的時間是9:00,還有一個多小時,我拖著大行李開始在大廳亂晃,沒什麼特別的地方好逛,行李又重,我只好開始研究怎麼打公共電話,很有趣,這邊是播電話號碼後對方會告訴你要投多少錢,先打回台灣報平安,妹接的,1塊錢很快就沒了,所以只簡單說一切順利,打給LA 的婷要5毛錢,手機不通,改打在紐約的咪也是5毛錢,通了,吱吱喳喳講了一會,我零錢用完了她又打過來,美國公共電話都有號碼,就算沒錢了請對方播過來也很方便。

 

講完電話我就坐在旁邊的椅子上看書聽MP3等同學,一個肉彈賓妹跑來問我公共電話怎麼用,我教她換零錢播號碼然後投幣,她運氣不好,連續幾台電話都壞了,她很急的又跑來問我,我拖著行李過去看了一下,叫她乾脆等另外一個人講完再用那台試試,賓妹知道我解決不了問題,很沒禮貌的丟下我走掉,朝向另一個白人大胖男走去,直接跟大胖男借手機,肉彈果然有肉彈的魅力,大胖男很阿沙力的說沒問題你要打國際或美國都可以,賓妹笑得花枝亂顫一直謝,我則是連一句謝謝都沒有聽到,只好摸摸鼻子繼續看我的書。

 

沒想到,這賓妹居然是我到美國這幾天唯一講過英文的對象....PearlPearl媽接了我回到San Jose的家中之後,我開始進入了舊金山的中國人世界..真要命,到處都是中國人,就算不會講英文也可以活得下去吧!?

tina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