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有二三十輛古董機車的Dennis老先生,聽說我要離開舊金山了,連忙打了電話給我,邀我跟他一起駕帆船出海,他在電話裡連聲抱歉,說他一直在等適合出海的天氣要帶我去,舊金山卻一直下雨,可是他無論如何都想要在我離開之前帶我看看他珍愛的兩艘古董船,我在電話裡說好,約好了週末出海。

 

週六早上Dennis開著卡車來接我,雖然沒下雨,天空還是陰沉沉的,開往奧克蘭碼頭的車上,Dennis先給我一些背景簡介,他找來兩本圖文並茂的書,講的是舊金山灣Cat Boat的歷史,Cat Boat是一種木造帆船,在昔日是漁民用來捕魚機動性很高的船種,在今日則是很多美國人休閒時駕駛出海的小船,Dennis收藏了兩艘,他興致勃勃的解釋給我聽,關於他的兩艘船功能性以及造型上的差異,他的兩艘船,一艘是以前捕魚用的,講求速度,所以船底設計是尖椎型容易衝破海浪,另一艘是休閒用的,講求平穩,所以船底設計平坦可以隨波起伏,我到是沒想過,光是船的設計還有這麼多學問。

 

Dennis在船塢租了兩個船位,每個船位的租金是60美金一個月,每艘船的底下都放著一個有輪子的架子,只要把架子銜接到卡車上的鐵勾,就可以拉著船到處跑,不過因為拉船車身會加長,過彎時得要預留轉彎空間,Dennis說他常常忘記,好幾次不小心刮到船身心疼得要命,逼得他每次得要在後照鏡貼上便利貼提醒自己。

 

卡車把船拉到碼頭邊,有兩個平坦的水泥道路通向水裡,這是專門給船下水的專用道,Dennis往後慢慢倒車,一直倒到船架沒入水中時,船就離開架子飄浮在水面上了,這時只要開車再把架子往岸上拉起來,就大功告成了,我一邊拍照一邊讚嘆,真是聰明的設計,就算只有一個人也可以搞定把船弄下水的方便設計,不過卡車得要四輪傳動的,不然沒辦法把船從水裡面拉上岸。

 

Cat Boat比我想像中小很多,白色的船身與精緻的木質船艙,小小的只能坐進四個人左右,看起來舒服極了。一出海Dennis 先教我如何啟動引擎跟掌舵,引擎結構很簡單,掌舵對我來說更是輕而易舉,船一開出去,他忙上忙下的把帆升起來,那是最困難的工作,他得測試風向,把繩子固定打結,他試圖教我怎麼辨認不同的纜繩,我聽得一頭霧水,只好說,太難了,我開船就好,他哈哈大笑,把舵完全交給我,專心把帆升起來,小船上在海面上平靜的前進,我這輩子坐了無數次的船,第一次掌握了自己的方向,感覺很好,真好.

 

升完帆他坐了下來,開始導覽沿途四周我們所經過的貨櫃船隻跟船屋,他顯然非常熟悉這個港灣的一切,滔滔不絕,從引領貨輪進港的Tag Boat到羅斯福總統搭乘過的軍艦,一個一個巨細靡遺的講給我聽,我專心的聽著,打從心裡感到佩服,這個老人家真不簡單,我笑說他應該去當史跡導遊,他還客氣的說他只是喜歡讀歷史而已。

 

氣溫很低,穿著羽絨大衣也沒用處,我的手其實已經凍僵了,天空暗沉著,Dennis說週末的舊金山通常有大批的帆船出海,但是那天連我們在內,海面上沒超過5艘船,他說真可惜沒讓我看到盛況,我連忙說沒關係,才說著說著就下起雨來了,Dennis連忙把帆收起來,一邊指揮我把船艙裡的雨衣拿出來穿,等我笨手笨腳的穿上,早就淋濕了,Dennis問我還要不要往前開到舊金山灣,我想都沒想就說好,他很開心的笑著說,真是很難得遇到我這樣不怕風雨不怕寒冷的女孩子,他說我讓他想起他最喜歡的一個堂妹,他開始說起他住在義大利的那些可愛親戚。

 

往前開不到半小時我就後悔了,並不是因為下雨或寒冷的關係,而是我突然有了尿意..悲慘的事來了,船很小,根本沒有廁所,老先生講到興高采烈,我不忍心打斷,只好憋著強顏歡笑 .

好不容易開到舊金山灣,我看著頭頂上雨霧中的舊金山大橋,悲喜交加;喜的是橋好美,霧好美,四周平靜得像是人間仙境,將近百隻的雁鴨排成一個不可思議的長列沿著海面飛行,我感動得快掉眼淚了,Dennis要我把引擎關掉,靜靜聽四周的聲音,我聽到每隔三十秒遠處傳來的一聲清脆鈴聲,Dennis說那是天使島上專為舊金山灣的帆船設置的,在霧中迷失的船,只要循著聲音開去會找到港口。悲的是,我好想上廁所,可是我們還在離碼頭兩小時之外的海上。

 

接下來,憋尿的我完全無法專心聽老先生講話,甚至有幾次不小心把船開離岸邊很近,被Dennis警告,因為岸邊有礁石,船會觸礁沉沒....老天保佑,雨下得更大了,Dennis看到我一身溼,笑容僵硬的樣子,大概怕我著涼,於是加快速度回到碼頭,廁所就在碼頭10歩距離的地方,我望著漸漸靠近的廁所心裡激動了起來...我終於要回到岸上了!

 

然而老天還是愛捉弄人,Dennis的船沒喬正,怕側邊撞到岸上,於是遠遠駛離岸邊再試一次,我站在船上看著遠離的廁所內心哭泣了起來,這樣的折磨重複了三次,終於靠岸了,我飛也似的奔向廁所,臉上已經分不清是雨水還是感動的淚水了...

 

紓解完畢,鬆了一口氣,我回到碼頭幫忙Dennis 把船上架拉回岸上,Dennis一直稱讚我是很好的水手跟同伴,我則是心虛回程時因尿急而分心,沒仔細聽老人家說話。不過我很好奇那麼這麼多玩帆船的人,想上廁所時怎麼辦?最後我還是忍著沒問Dennis,我怕一問他就要追根究底,知道我憋尿的事。

 

把船放回船塢,全身溼透的兩個人找了家咖啡廳喝了咖啡暖身後,Dennis才送我回家,結束了這段5個多小時的海上之旅。

 

在舊金山的大雨中,我有了這輩子第一次,哭笑不得、永遠難忘的帆船之旅。
創作者介紹

未完成

tina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Ingrid
  • COMMENT:
    我想--玩帆船的人會不會幾乎是男性呀?
    所以想尿尿就--就地解決,回歸大海囉!!
  • 娜娜
  • COMMENT:
    我所見到玩帆船的人幾乎是攜家帶眷,所以也有很多女性的玩家...而且就算是男人要就地解決的話,帆船沒有任何屏障,豈不就是露鳥給大家欣賞嗎?真是百思不得其解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