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在維也納最難忘的一場音樂會,是我超級幸運買到last minute的芭蕾舞劇,在維也納國家歌劇院演出柴可夫斯基的睡美人,我只花了20歐元卻買到位於第九排正中央價值80歐元的票,欣賞了一場豪華無與倫比的芭蕾舞饗宴。

 

這一場奇妙的好運由很多原因促成,要買票之前,我在售票處徘徊很久,掙扎著要買坐票還是站票,站票只要7歐元,但是要我穿著高跟鞋站兩三個鐘頭,我應該會崩潰吧,我的遲疑引來一位穿古裝兜售音樂會票的小販攀談,他推薦了他手上幾場優惠的票,聊著聊著他居然說他以前的女友也是台灣人,我半信半疑,他一看到瑪姬就說瑪姬就像他以前的女友一樣漂亮,瞎扯了快一個小時,我嫌他的票位置不佳,也不合我們停留在維也納的時間,所以沒跟他買任何票,但他顯然已經迷上瑪姬,纏著我們聊天,想要拉著瑪姬的手碰他肩膀之類的,瑪姬本來就對芭蕾沒興趣,見狀況不對藉口要回Hostel就溜走,留我一個人應付。

 

我每次都被當成這種目標,明明是要追我朋友的男人都會先來糾纏我,連在國外都不例外,我在不爽當中決定打死不理他,走進售票處買票,這位小販先生跟進來,他顯然跟售票的先生很熟,幾哩咕嚕講了一堆德文,然後售票先生突然抬頭看我,說他有一張last minute的票可以給我,只剩一張,但要付現金,20歐元坐到80歐元的位置。

 

中頭獎了!

 

小販先生對我微笑,他糾纏誰是不是要利用我都不要緊了我原諒他了,我買到我要的了。

 

我趕緊回Hostel換上洋裝跟高跟鞋,開開心心的趕赴這場芭蕾舞演出,沉醉在華麗的舞蹈與音樂之中。中場休息回頭一看站票區,擠得滿滿水洩不通,幸好我不用站在那裡,幸好幸好。

 

國際頂尖歌劇院演出的睡美人很棒,管絃樂團超棒,舞者也很棒,唯一比較怪的是,首席舞者也就是女主角是日本人叫做Yuki Sento,雖然舞藝精湛沒話講,但是東方的臉孔跟睡美人公主的角色有點連不起來,當然現場還有一堆捧場的日本遊客擔任啦啦隊,這跟我在舊金山看的芭蕾舞劇胡桃鉗一樣,首席舞者也是日本人,看來日本的芭蕾舞者已經成功登上世界各地的頂尖舞團了.

 

還有,王子太矮了,把公主抬起來轉圈時,很怕他被壓得更矮..我沒有歧視矮子,只是我想觀眾還是習慣視覺上的王子是高挺瀟灑的吧。

 

就這樣,我在華麗奢靡的歌劇院裡當了一個晚上的貴婦,三個小時之後又回復破爛背包客的角色,迎著維也納的月光,繼續未完的旅程。

創作者介紹

未完成

tina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