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瑪姬在布拉格吵了一架,說是吵架倒不如說是我單方面大發了一頓脾氣。這是長期旅行必經的痛苦,與旅伴的磨合與意見相左,會讓一個美好的旅途變成惡夢。

 

瑪姬第一次自助旅行,什麼事都感到新鮮,所以什麼事情都躍躍欲試,像是怎麼買票搭電車、找便宜的旅館等等,這讓我樂得輕鬆,所以也不在意有時候看錯班次、錯過表演、找便宜旅館找了兩三個小時之類的事情,但瑪姬有個習慣讓我很介意,就是沒有時間觀念。

 

因為時間有限,當兩人喜歡或想看的景點不同時,就會約好碰面的地點時間,然後分開走,瑪姬遲到了幾次,10分鐘15分鐘20分鐘,我習慣提早到,所以等待的時間又拖更長,但想說是在國外難免路不熟之類的,所以只在心理低咕幾句也沒發作。

 

在布拉格的最後一天,只剩下幾個博物館沒逛完,我打算去卡夫卡紀念館跟捷克音樂之父Smetana紀念館,瑪姬說要去音樂博物館,所以我們約了5點在Hostel碰面,煮完晚餐吃完,剛好趕上七點去國家歌劇院聽莫札特的魔笛,我怕自己逛兩個博物館時間會不夠,所以我把鑰匙交給瑪姬,說我可能會遲到一下子,然後我們就分開走了。

 

卡夫卡紀念館完全超乎我的預期與想像,燈光跟展場非常具有設計感,營造出一種相當陰鬱但高格調的氣氛,很合存在主義的悲觀調調,而且一個遊客都沒有,我在裡面待了太久,發現時間不夠,所以放棄去Smetana紀念館,趕緊回Hostel去。

 

回到旅館已經是5:05 ,瑪姬還沒回來,我沒鑰匙,所以就坐在走廊簡陋的椅子上等待,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我開始不耐煩,也太慢了吧,到了5:20,我決定去櫃檯借鑰匙,先進房間去拿東西煮晚餐,進去之後,怎樣也找不到前天買的麵條,瑪姬不知道放哪去了,而且已經5:30了,她人呢?

 

這時候我開始胡思亂想了,她會不會被誰拐走了?會不會遇到搶劫或小偷?會不會發生什麼意外,一邊擔心我一邊開始翻旅遊資料,想找出警察局的電話,怎麼辦?萬一怎麼了我該怎麼跟瑪姬的爸媽交代(何況她是瞞著她們跑出來的)...我在房內坐立難安,5:45,當我決定要去跟櫃檯求救時,瑪姬出現了,笑嘻嘻的,說,阿妳不是沒鑰匙怎麼進來的?我跟妳說我剛去那個音樂博物館真是太好玩了,我玩到捨不得走....

一瞬間我從錯愕轉成憤怒。

 

我在這裡跟熱鍋螞蟻一樣妳玩得倒開心,遲到45分鐘妳難道沒有一點知覺...我氣急敗壞,一口氣把不滿跟不爽全部說出來,瑪姬一臉委屈聽我發飆完,連忙說要去煮飯,我說來不及了不用煮了要趕去聽歌劇了。

 

路上我試著平復自己的情緒,路途還遙遠,我不想因為這樣兩人吵翻讓旅行完蛋,我試著跟她解釋我生氣的原因,兩人結伴旅行的原恩就是確保安全,如果妳不能尊重旅伴的心情,隨心所欲做自己的事的話,那麼乾脆自己旅行比較開心。

 

瑪姬說她知道了,我們就各自帶著複雜的心情聽完一場歌劇。

 

那之後沒再爭吵過,頂多賭氣不講話,長達兩個月朝夕相處的旅程,這算難得。

常常在背包客網站上看到有人留言相約一起出國旅行,我常想那些人的旅行後來怎麼樣了?他們怎麼知道遇到的旅伴是不是個討厭鬼?懂不懂國際禮儀?是個就算在國外也要睡到中午才起床的人?還是個吃東西挑三檢四,或是非找到最便宜的旅館不住的人?

 

真是佩服那些人的勇氣,如果要我跟完全不了解的陌生人一起旅行,我寧可一個人走,寂寞一點,也會開心一點。

 

從美國到歐洲,我的旅行就是這樣,有時候是單獨的旅人,有時候有旅伴在身邊,然而一個人有自由有寂寞,兩個人有牽絆有磨擦,三人以上有熱鬧有空虛,我懷著各式各樣複雜的心情,終於也是走過了那麼多個城市了。

 

旅人找旅伴,跟人類找伴侶一樣,都是一門大學問阿。
創作者介紹

未完成

tina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湯姆
  • COMMENT:
    我總覺得自己這人個性、習慣上稜角太多
    跟別人結伴同行 彼此都累
    加上如妳所說的那般顧慮
    因此從未想過要找朋友一起自助旅行
    更別說是素昧平生的旅伴

    不過和愛人同行的旅程
    始終還是會期待...
  • 娜娜
  • COMMENT:
    湯姆:
    希望你早日找到同行的愛人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