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羅騰堡搭火車離開時,綿綿的陰雨下個不停。

 

儘管這樣,坐在乾淨又舒服的德國國鐵DB火車上吹著暖氣,雨中的風景還是很迷人,本來以為往南走氣候會溫暖一點,沒想到到了福森才剛下火車,傾盆大雨,氣溫直直下降,凍得鼻子耳朵都很痛。

 

一邊拉著行李一邊撐著雨傘走過長長的石板路,雨愈下愈大,街上只有縮著脖子的小貓兩三隻,看來無論如何雨都不會停了,我們掙扎著朝預定的民宿方向走去,撐著傘還是淋濕,氣溫比剛下火車更低了,我拉著行李的手已經凍到失去知覺。

 

太.冷.了.什麼鬼天氣已經六月了不是嗎?

 

我一邊滴咕一邊專心看著地圖拼命找路,穿著雨衣的瑪姬默默跟在我後面,走了約30分鐘,終於找到了往民宿的街名。

 

媽的。是一條上坡的路,沿著蜿蜒的山丘往上,陡坡。

 

我停了下來,跟瑪姬面面相覷,這麼寒冷又下雨的天氣在平地拉著行李已經寸步難行,還要上坡?

 

這時候的雨卻像瘋子一像潑灑下來,一點都不誇張,我轉頭看看上坡路,再看看已經被淋濕的兩個人跟行李,一咬牙,拉著行李準備上山,在我後面的瑪姬突然大叫起來,「等一下,這個雨不對勁!」我停住,抬頭看天空,雨點落上臉上,好冰,一瞬間吹起一陣風,雨點輕浮的飄來飄去,瑪姬繼續興奮的嚷著,「是雪是雪我第一次看到雪阿!」

 

我愣住了,沒錯,剛剛像灑湯下來一樣的雨水全部變成白色的小點點落下來,落在地上就立刻融化掉,撥掉落在我身上的雪花,我開始在狂笑,我才在美國度過寒冷的冬天回來,準備投向歐洲炎夏的懷抱,居然給我下雪了,真的下雪了,作夢都沒想到。

 

一陣興奮完,我默默走上上坡路,頭髮是濕的行李是濕的鞋子襪子都是濕的,而且冷得要死,這時候瑪姬做了一件事,我沒看到,若看到一定會阻止她,不過事情發生很突然,我來不及反應。

 

瑪姬對著來往的車輛豎起大拇指。常看電影的人都知道,這是搭便車的手勢,然後很神奇的,一輛銀色的福斯真的停了下來,下來的是一位高帥的金髮碧眼男生,模特兒水準的那一種帥,帶著親切的笑容像救世主般的走下車,然後問我們需要幫忙嗎?

 

一切都發生得太快我們實在太狼狽了,不到五分鐘那位帥哥已經幫我們把行李搬上他的車子,從兩人身上滴下來的雪水弄得整個車子濕濕的,我把民宿的地址告訴他,他說他會幫我們找到地方,雪還在持續的下著,瑪姬還沉醉在驚喜中,用中文跟我說喂我們不要住民宿去住他家算了,妳問問他家有沒有空房間拉。

 

我沒有理她,怕對帥哥司機失禮,連忙一邊找話題問他這種天氣在六月正常嗎,一邊在我背包裡掏禮物,帥哥司機顯然以為我要掏錢,一直說Nonono,其實民宿不遠,但雪下太大所以花了一點時間找門牌,終於是找到了,帥哥司機還是很親切的幫我們把行李搬下車。

 

雪花一直飄下,我把一個紅色仿中國景泰藍的手機小吊飾送給他,告訴他可以送給女友或自己掛起來,謝謝他載我們一程,然後說了再見。

 

在旅程中遇上幫助你的好人是一件非常快樂的事,而這個好人又是一位親切的帥哥時,快樂更是加倍。

 

把行李拿進民宿時,瑪姬又大叫一聲,「阿,忘了跟他拍個照」,我笑到快倒地,兩個淋得濕透的狼狽的女人跟帥哥拍照,不是把自己打入十八層地獄給人笑嗎?還是算了吧。

 

那天的大雪沒有停過,我們就被困在民宿裡一整天,瑪姬纏著要我講初戀故事,講著講著也到了深夜,這一天的福森雪中奇遇記,終於落幕。

創作者介紹

未完成

tina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